<input id="udqie"><ol id="udqie"></ol></input>

    1. <var id="udqie"></var>
    2. 靜江軒:《南行吟草》序

      2012-12-22 16:01:01閱讀:4821次

      詩社三十謝駑馬社長

      村夫


      龍山結社憶當年

      芳草漫溪訪七賢

      蕊芳書法霖軍句

      駑馬情懷吉旺緣

      游子揮手慕槎去

      小城幸留靜江軒

      文峰千古讀書種

      有鳳來儀亦名山

           虎年初四于英倫


      敬步村夫詩家詩社三十元玉

      駑馬

      庚申一晃庚寅年,

      三十春秋遍訪賢。

      來去詩家情有分,

      東西畫意在于緣。

      西湖慕老頻扶手,

      大蔡徐公心啟軒。

      志士仁人詩海路,

      時時摧我快登山。

      注:慕老——張慕槎先生,徐公——徐通翰先生。

       

      《南行吟草》序

      靜江軒

      (應可軍,字筱瑛,號靜江軒)

          緱城之南,龍山清秀,南溪碧透,農田青黃紅綠,廠房鱗次櫛比,構成一幅浙東鄉鎮風景畫。沿溪南下向西,有一山,名曰連頭山,有一泉,水能祛風活血,因而遐邇聞名,更有古廟新亭青樟銀瀑,引來游人無數。山下乃是竹林村,桑田、草坪、石橋、流水、牧歌,雖非七賢聚之竹林,卻也有王躍于先生居此。西鄰前童鹿山,別有風味。青衫滿坡立喬松,苔草鋪茵樹碑亭,登高遠眺,一脈平川,恍若有杭州超山之風光,更兼民風淳樸,自動捐款造一大橋,多者竟達二千元。岔路怪魚,梁皇方竹,則是寧海之異,能按此線一旅,其樂何如?

           于風和日麗,“五。二”日,一隊自行車時急時緩,乃躍龍詩社王蕊芳、華兆揚、華海鏡、應文魁、應可軍、張曉幫、陳有西七位社友,依此線逶迤而行。路上所見所聞,寄寓于吟草,其中之樂,誰能分享?陶淵明謝靈運乎,未結伴而行之社友乎,還是閱此詩草者矣?                                                                                                                                 

                      筱瑛序于1982年7月

       

      駑馬(張曉邦,躍龍詩社社長,中華詩詞學會會員):

        《南行吟草》——時為《一日行》,作序應可軍。后收入《樵歌集》,由陳有西兄作的序,都是16開謄印本。皆少有留本。

          初始的六個人,一人已作古,此公名詹永,號金日成,離休干部,作詩不須任何工具書,諳熟韻律,是個一生倍受磨難的老人。兩人離開了詩社,(陳有西注:我調杭州市到省公安廳工作離開寧海)其實應該是三人,作古者后來也已離開。

          另一位是樂清的金元寶,號有錢,此君頗有成就,揚名當代。

          邑中苦苦撐持的便是敝人與可軍兄了。問好!

      柴門:

        “處今世而懷古舊,扶舊壇而納新酒”。慕七賢之超逸,追唐宋之余韻,揚文萃而嘔家邦,採朝花而暮拾夕英,如珠如玉,似琮似璜。《樵歌集》序納百川之涓涓,引牧歌之幽幽,俯仰嘯歌,激揚清濁;此結社龍山,雅興比賦,懷桑梓之深情,嘔家國之云開日出;有如處暮冬而聽驚蟄,立海隅而知春汛。雖不欲為弄潮兒,但揚帆起航,繼承國粹,順應浩蕩之時代潮流,六哲人也;三十年過去,彈指一揮間,雖常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但初衷不改,幸得有眾人拾柴,至有碩果累累,吟友遍天下,砥柱者,駑馬,筱瑛也。


      大爷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