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udqie"><ol id="udqie"></ol></input>

    1. <var id="udqie"></var>
    2. 遼寧高院回應小販刺死城管獲死刑案質疑

      2015-04-21 18:36:52閱讀:6190次

       

       

       

       

      [轉貼]遼寧高院高調釋疑的謊言不到80分鐘就被揭穿了?

      6241 次點擊

      37 個回復

      AAX301254 于 2011/5/19 17:22:28 發布在 凱迪社區 > 貓眼看人

      來源:陳有西學術網

      越描越黑:點評遼寧高院回應小販死刑案質疑

      2011-5-18 13:58:06

       

        [陳有西按]我和京衡三位資深刑辯律師正在抓緊審閱夏俊峰案的已經調取到的二審案卷材料。今天見到了人民網上的遼寧高院和檢察院的一個對社會質疑的回應,有很多誤導的觀點,連一些事實真相都是虛假的。我們先初步澄清一下。有一點可以告訴大家,本案絕不象遼寧高院說的那樣簡單,也根本不是故意殺人案。此案明確屬于正當防衛案件。至于是否防衛過當,我們審閱全部案卷并進行相關調查、鑒定后才能夠作出。

       

      遼寧高院回應小販刺死城管獲死刑案質疑

      2011年05月18日12:39新華網

       

       

      http://news.xinhuanet.com/society/2011-05/18/c_121430356_4.htm

       

       

       

        5月9日,沈陽小販夏俊峰持刀殺死兩名城管人員一案,在遼寧高院二審宣判。二審維持了沈陽中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夏俊峰死刑的一審判決。此裁定引起社會極大關注,許多網民對裁定提出質疑。

        夏俊峰殺死城管是否屬于正當防衛性質;是故意殺人還是故意傷害;有6名證人證實夏俊峰在物品被扣押時被打,為什么未被獲準出庭作證;被害人死亡,是不是因為搶救不及時……這些爭議,在網上引發極大關注。為何這起刑事案件,在社會引發質疑?僅是因為當事人和被害人特殊的社會身份嗎?近日,記者走訪了一些關注此案的專家學者、法律界人士以及主審法官。

        疑問一:為何沒讓6名證人出庭?

        辯護方沒有證人出庭,成為網民質疑二審程序公正的一大問題。夏俊峰被抓捕后,一審開庭前,妻子張晶給律師提供了6份證明“在風雨壇街路口,夏俊峰被打”的材料。辯護律師說,在一審和二審,6名證人均沒被獲準出庭。對此,遼寧省高院此案主審法官苗欣介紹,庭審中,這些材料均進行了宣讀;但6名證人證言和當事人夏俊峰口供矛盾,所以未予采信。

            陳有西:1、遼寧高院這是答非所問,沒有回答為什么不讓證人出庭作證。

           2、證人證言同被告口供矛盾就可以不采信,那么只要搞定被告認罪,就都可以判了。審判員的邏輯非常混亂。

           3、一審庭審筆錄明確記載了被告當庭陳述兩城管在第一現場、第二現場里對他暴力毆打,他才反抗。法院發言人說被告當庭陳述沒有被打。此發言人明顯作偽。核準程序中的律師會隨后公布庭審記錄。

           4、刑訴法和最高法院死刑案證據規定,關鍵證人應當當庭作證,法院應當通知。不允許證人出庭明顯程序不當。本案明顯存在程序硬傷。

        疑問二:扣押煤氣罐時,夏俊峰是否被打?

        庭審中,辯方提供了史春梅等7人書寫的6份證明材料及遺留在現場的鞋底,證實執法人員在暫扣液化氣罐的過程中,具有毆打夏俊峰的行為。控方提供的夏俊峰本人供述,卻證實執法人員沒有毆打夏俊峰的行為。二審法庭對此進行了庭審調查,控辯雙方均詳細地訊問了上訴人夏俊峰,夏俊峰始終供述行政執法人員對其并無毆打行為。

        按照順序,是辯方首先詢問上訴人。辯護律師詢問:“在風雨壇路口,行政執法人員打你了沒有?”夏俊峰回答:“沒有,只是推了我一下。”根據夏俊峰本人的供述,扣押煤氣罐時,推搡是存在的,但沒有毆打行為。主審法官介紹,6份證言在一審、二審均宣讀了,但由于和當事人夏俊峰口供這個最直接的證據不一致,所以未予采信。法庭據此認為相關證人沒有必要出庭。

        有網友認為,夏俊峰的鞋掉了,也是一個打人證據。在庭審中,辯護人詢問夏俊峰:“鞋怎么掉了?”夏俊峰回答:“推我上車時,鞋不知被誰踩掉了。”

            陳有西:此案有充分的證據證明法院這種說法是虛假的。審訊記錄、庭審記錄直接有夏的陳述,指控被暴力毆打。本案從公安偵查開始,到法院審判環節,傾向性辦案十分明顯。一開始就一直按“特大殺人案”在辦,而故意忽略和隱藏了“防衛”的相關情節。在醫院旁邊“舉起雙手投案”也沒有被記錄,破案報告說成“抓獲”。沒有認真收集被告無罪和罪輕的證據。向媒體的這種說法系誤導輿論。真相會逐步公布。二審是針對一審不服上訴,判決是裁定維持原判,一審的庭審筆錄是當然證據。二審法官故意回避一審的明確的庭審記錄,說被告說沒有被打,這是直接違法法官職業道德的。

        疑問三:是否構成正當防衛或防衛過度?

        苗欣介紹,夏俊峰在到案后供述是其提出“有事說事,不行我和你們回隊里,再接受處理”。他對當時城管執法隊員的處理不服,想討個說法,同意去辦公室處理,在二審庭審中夏俊峰也表示同意去,所以不存在執法人員脅迫、甚至于非法拘禁夏俊峰的問題。

        被害人在辦公室內是否毆打了夏俊峰?夏俊峰殺人能否構成正當防衛或防衛過度?這是本案關鍵。

        庭審中,控方(檢察院公訴人)提供了現場附近的證人執法隊員曹陽、陶冶證言,證實二人沒有發現被害人毆打夏俊峰。但是夏俊峰始終供述遭被害人在辦公室毆打,但除其供述外,并無其他證據予以證實。辯方出示的照片顯示:夏俊峰在左前臂內側有兩處明顯的皮下出血,但不能證實系何時形成,因此無法證實夏俊峰進入辦公室后,遭到被害人申凱、張旭東拳打、腳踢等傷害行為。

        對被害人的死亡,夏俊峰一直供述,是他被毆打后,亂劃傷刺中的被害人。苗法官說,從被害人的身體成傷狀態看,所受刀傷為扎刺傷,穿透了身體,而且要害部位并無劃傷,與夏俊峰辯解在遭到二被害人毆打后用刀“亂劃拉”的供述不符。如按其辯解,雙方應是在動態下形成創傷,但在被害人身上并無運動傷,據此不能認定上訴人遭到了明顯的、危及人身安全的不法侵害行為,故不能認定上訴人夏俊峰的行為具有防衛性質,更不能認定構成正當防衛。

        另一位審理法官劉娜娜介紹,夏俊峰左前臂內側兩處皮下出血的照片是夏俊峰被抓捕時,夏俊峰主動要求公安機關拍攝的。按常理分析,如果有其他傷情,夏俊峰也會出示。而在被抓捕當天的入監體檢顯示,夏俊峰除了手指截指(本人稱是殺人時緊張自傷造成)并無其他傷情。

        正當防衛的一個要件是要針對正在發生的不法侵害,而夏俊峰與兩個城管在辦公室里究竟發生了什么,沒有充分的證據和證人來證明。

        遼寧省刑法學研究會副會長、遼寧大學法學院邢志人教授分析,能否構成正當防衛,要具備法定條件,即面對正在進行中的不法侵害,防衛人基于制止不法侵害的目的,針對不法侵害人采取了抵抗或反擊行為,并且符合法律上限度的要求。本案關鍵是,是否存在著城管人員實施的緊迫性、攻擊性的犯罪行為或者嚴重違法行為。現有證據顯然不支持這一點。退一步講,即便是執法人員有毆打行為,如果不是采用致命手段并且可能造成嚴重傷亡后果的,也不能認定夏俊峰是正當防衛。因為從后果來看,導致2人死亡、1人重傷的行為,若構成正當防衛,必須是有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而目前從夏俊峰的傷情上看,只有左臂前側有小塊皮下出血,不能證明受到致命暴力侵害。從夏俊峰刺殺手段、程度和結果上,明顯超出了法律的要求。

             陳有西:1、這一段話“夏俊峰一直供述,是他被毆打后,亂劃傷刺中的被害人。”直接否定了法院上節說的被告沒有陳述被打的話。

           2、城管現場打人、強迫扭送,有六個客觀目擊證人,法院現在用被告的口供去推翻客觀證人,直接違反認證規則“重證據不輕信口供”、“重客觀證言不輕信利害關系人證言”的認證原則。

           3、相信有利害關系的城管同事的說法,不相信沒有利害關系的六個目擊證人的證言,認證規則直接錯誤。

           4、“夏俊峰與兩個城管在辦公室里究竟發生了什么,沒有充分的證據和證人來證明。”這樣就認定沒有打斗,認定8分鐘內沒有來由地“突然殺人”,是明顯違反無罪推定的原則的。證明殺人必須排除所有合理懷疑。指控犯罪是要用證據證明其犯罪,事實無法查明,就不能作出對被告不利的判斷。法官的這種潛意識直接導致錯判。其實尸檢分析、進刀角度、傷痕、血跡、現場勘驗能夠還原有無搏斗的事實。

           5、夏俊峰自己一個手指切斷,是嚴重傷情,也是有激烈搏斗的鐵證,應該高度重視形成原因,法官輕描淡寫說成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夏要求對他的傷情拍照,沒有全面記錄并不是他不要拍,而是偵查機關不收集有利于被告的證據。不是夏的原因和責任。這種證據如果缺失,必須作出有利于被告的理解。

           6、防衛傷情要完全對等,這是不懂刑事偵查的書生說法。激烈爭斗中是不可能對后果作出預測、進行對等性控制的。鄧玉嬌案中這一問題就經過法學界廣泛的爭論,最后法院采信了“無法控制和預見后果”的觀點,作出免刑判決。“正當防衛”不是根據“對等”這種理論來認定的。

        疑問四:是故意殺人還是故意傷害?

        針對夏俊峰的行為構成何罪問題,上訴人及辯護人認為夏俊峰的行為構成故意傷害罪。

        遼寧人民檢察院檢察員認為,夏俊峰持刀連續刺扎二被害人的胸、腹等要害部位,并直接導致被害人申凱、張旭東死亡,張偉重傷,從兇器類型、刺擊部位(心臟)、力度、次數(5刀)、深度均反映出上訴人主觀上具有殺人的故意,客觀上造成被害人死亡結果的發生,應認定為故意殺人罪而非故意傷害罪。

        11分鐘,被害人送到醫院搶救,不存在及搶救不及時的問題。本案發生的時間是在2009年5月16日的11時08分左右,而送到醫院搶救的時間為當日11時19分,從被害到就診所用時間大約11分鐘左右。從法醫鑒定結論證實二被害人的死因看,均系被刺破了心臟而導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陳有西:犯罪定性,是主觀方面、客觀方面的統一,不是僅根據客觀后果,進行客觀歸罪。殺人罪尤其要高度重視犯罪主觀方面,看他有沒有故意剝奪他人生命的強烈愿望。這一主觀犯意要根據一系列事件綜合分析認定,后果只是其中一個因素,更不能直接從后果推定主觀犯意。正當防衛的殺人,后果都會很嚴重,都是要害部位,否則不會導致死亡。鄧玉嬌案就是這樣。檢察員以這種觀點指控,恰恰證明對定罪要件的誤解,和理論認識上的誤區,會直接導致錯案。如果按這樣的邏輯理解,凡是有死人的案件,都沒有正當防衛了。而執法實踐中,正當防衛殺死他人被判無罪(葉朝友案殺死兩人)、免刑(鄧玉嬌案一死一傷)的案例每年都在發生。

        疑問五:夏俊峰和崔英杰案是否可類比

        辯護律師和一些網友認為,夏俊峰這個案件和北京崔杰殺死城管判死緩可以類比,但邢志人認為有很大區別,尤其是后果上不一樣。崔杰殺了一人,而夏俊峰身背兩條人命和一個重傷,屬于多人死傷,后果特別嚴重,在排除正當防衛、防衛過當、激情殺人等因素后,判死刑可以說量刑適當。

             陳有西:“在排除正當防衛、防衛過當、激情殺人等因素后,判死刑可以說量刑適當。”這個說法是對的。但是夏俊峰案不但不能排除正當防衛、防衛過當的事實,相反有充分證據可以證明其防衛情節。

        結論:公權力沒有影響判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遼寧省社科院研究員張思寧兩年前就關注這個案件。“在沒有看到法院二審裁定書前,我也認為,不挨打,能殺死兩人?直覺認為,肯定有正當防衛。從網上看了裁定書后,才明白了案件事實。”

        張思寧說,案件當事人夏俊峰靠賣烤串為生,是社會底層小人物;另一方是執法人員,代表的公權力。當初曾有擔心,會不會有公權力影響判決的問題。被害人是正在進行中的執法行為中被害,而夏俊峰涉嫌到暴力抗法,這些在裁定書中,都沒有寫進去,未予考慮,面對的是當事人和被害人,很好地體現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人社會角色和身份沒有參與其中,影響判決。

        “這個案件,庭審前,沒有任何人說情或者打招呼。就是一起普普通通的刑事案件。”審理法官劉娜說。

        “這個案件之所以在網絡上引發如此強烈的關注,社會層面的因素遠遠大于法律層面。社會輿論把對弱勢群體的同情,對城管階層的痛恨帶進了案件評價,更多的關注身份的差別,而忽略了生命的尊重和關懷。”張思寧說。

             陳有西:張思寧研究員是通過法院的裁定書在作判斷,得出同法院一樣的觀點毫不奇怪。最好旁聽了審判、審查了證據后再判斷。

        追問:如何保障公眾在法律領域的知情權

        瀏覽關于夏俊峰案件的媒體報道、評論和網絡留言跟帖、微博,記者發現絕大多數人,對作為弱勢群體、社會底層人物代表的夏俊峰,給予了同情和關懷,這是令人尊敬的。

        但遺憾的是,多數評論者轉述的基本是辯護方的觀點和材料,而一審和二審法院,由于種種原因卻處于失語狀態。事實上,很多人質疑的一些情況,在二審裁定書中,均有所反映。

        另一方面,此案中法院等權力機關對待媒體的態度已明顯不適應當前輿情發展規律。此案在成為公共事件,引起社會關注后,有不少記者申請采訪當事法官和城管部門,卻由于種種原因被回絕。相關部門錯失了就敏感問題、公眾關心的問題,最好的澄清和解釋機會,也使質疑的聲音不斷放大。

        “法院等權力機關,應對媒體和社會公眾的能力亟待提高。不能覺得只要在法律層面上站住腳就可以了,而忽略了輿論反應。”張思寧分析,“公眾的知情權,當然也包括法律領域,它不會因為法院的內部規定而自動停止。就本案來說,成為公共事件后,法院對基本事實的介紹,相關敏感問題的澄清,都非常缺乏,主動溝通、引導輿論的能力有待提高,可以說公眾在法律領域的知情權沒有得到充分保障。”

             陳有西:輿論的公允,前提是真相的公開。我們現在法院好多事件的被動,是法院自己造成的。夏案的一、二審公開開庭,對旁聽人數進行了嚴格限制。一審不讓證人出庭。二審爭議這樣大,也只有二十幾人旁聽,也嚴格控制旁聽,變相不公開審理。被告家屬一方只得到四張旁聽證。輿論不會無故去同情殺人犯,也不會因為他是小販就會支持他殺人。判決死刑后法院再來統一口徑解釋,不如開大庭,讓十八歲以上的人,四五百人旁聽,讓關心的記者都去旁聽。讓社會都明白。這一點張思寧研究員的分析很有道理。但是遼寧法院沒有這樣做。

       

      (人民日報記者 何勇)

      大爷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