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udqie"><ol id="udqie"></ol></input>

    1. <var id="udqie"></var>
    2. 警惕變異統治手段死灰復燃

      2011-09-20 17:22:13閱讀:4073次

      [陳有西按]此文原有一個比較刺目的題目,我作了處理,但是內容仍然是有點敏感.知道轉載都有風險.但是,我還是想轉發一下.因為我們希望我們的社會更加健康正常,不要走向異端和恐懼.如果我們都不大聲敲鑼,鬼可能真會附體.我們希望現在已經在做鬼的人,自己也看看這篇文章,因為歷史的結論,凡是做鬼的,等太陽出來時,結果都不怎么好.

       

       

      警惕變異統治手段死灰復燃

      ● 王德邦 

      http://www.fyjs.cn/bbs/htm_data/174/1109/559984.html   



          無論從歷史還是現實來看,將特務機制引進社會治理都不是個好的解決社會問題的途徑,而恰恰是窮途末路的表征。面對日益深重的社會危機,只有順應歷史,將現代法治與憲政機制引入,才能從根本上化解問題,走出危機,求得重生!
          
          一、警惕特務統治的常規化
          
          8月30日,《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及草案說明在中國人大 網公布,向社會公開征集意見。草案中一些條款對公權力尤其是作為暴力機器的警察權力的擴張與對公民權利的壓縮情況,引起了法學界及民間的高度關注,甚至帶 來了社會的恐慌。因此有人斷言,若《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以此得到通過,那將帶來中國司法大倒退,一個公民人權毫無保障的黑暗時代將臨到中國。
          學界已然對《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中存在的問題提出了諸多批評意見及建議,除強制措施中一些情況可以在24小時內不通知家屬、律師會見當事人受到限制 性規定、傳喚時間由12小時延長至24小時等條款廣受質疑外,其中有關技術偵查一節,涉及到公民隱私權受侵及證人可以不出庭等問題,也已引起了人們的疑 慮。然而,在此我想特別強調的是,希望各界高度警惕技術偵查中將特務機制引入司法之中,并且有使其公開合法而普遍推行之勢頭。
          《刑事訴訟 法修正案(草案)》中第十四項有“將第四十三條改為第四十九條:必須保證一切與案件有關或者了解案情的公民,有客觀地充分地提供證據的條件,除特殊情況 外,并且可以吸收他們協助調查。”粗略觀之,該條似乎沒有太大問題,但只要跟后面的第八節技術偵查內容結合起來看,就會發現其中隱含了在現實執法中被解讀 為廣泛利用公民作“線人”的司法依據,因為“可以吸收他們協助調查”具有太大的引申空間。
          至于《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中第八節技術 偵查,更是公然規定:“公安機關在立案后,對于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犯罪、重大毒品犯罪或者其它嚴重危害社會的犯罪案件,根 據偵查犯罪的需要,經過嚴格的批準手續,可以采取技術偵查措施。技術偵查措施由公安機關執行。公安機關依法采取技術偵查措施,有關單位和個人應當配合,并 對有關情況予以保密。第一百五十條為了查明案情,在必要的時候,經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決定,可以由特定人員實施秘密偵查。”同時,草案還規定:“對于 通過實施秘密偵查收集的證據,如果使用該證據可能危及特定人員的人身安全,或者可能產生其它嚴重后果的,應當采取不暴露特定人員真實身份等保護措施,必要 時可以由審判人員在庭外對證據進行核實。”如此一來,“在必要的時候,經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決定,可以由特定人員實施秘密偵查”,“ 公安機關依法采取技術偵查措施,有關單位和個人應當配合,并對有關情況予以保密。”及“應當采取不暴露特定人員真實身份等保護措施”的一系列規定,事實上 將秘密警察與“線人”網絡機制規劃了出來。
          通過《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中上面所列舉的方面,可以看出,日益盛行于中國的秘密警察與 “線人”交織起的特務統治正通過修正案相關規定而實現公開化、普遍化與常規化。如果一個社會將特務統治機制常規化,那么人權災難將如影隨形,不可擺脫。從 中外的歷史教訓上,我們可以清晰看到特務機制給社會帶來的危害。
          
          二、明朝特務統治
          
          所謂特務統治就是由特務機構掌管主要事務的統治體系,就是大量派出秘密警察,滲透到社會的方方面面。特點就是在社會上形成一種恐怖氣氛,到處都可能有秘密耳目、監視、出賣、揭發等等,造成社會各個成員互相之間不信任,一盤散沙,從而有利于管理。
          縱觀中國歷史,背負特務統治“盛名”的莫過于明朝,而明朝在歷史上之所以飽受詬病,廣泛依賴特務統治顯然是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乞丐出身且胸無點墨的朱元璋利 用民族矛盾奪得江山后,苦心孤詣地想讓江山永世姓朱,于是建立了超越于法制與傳統規范的特務機構——錦衣衛,賦予其巡察緝捕之權,下設鎮撫司,從事偵察、 逮捕、審問活動,且不經司法部門而成為一個我行我素的獨立部門。起初錦衣衛主要針對官僚。朱元璋將錦衣衛派到各地,搜集官僚各種材料,包括大臣們請客、作 詩,甚至茶余飯后的私下閑談,事無巨細,皆一并向他匯報。朱元璋拿著這些材料,經常于上朝時以不經意的樣子當面提及官僚各種私秘細事,使群臣聞之無不驚 駭,在朝廷上戰戰兢兢,從而使整個朝廷形成相互告發,人人自危的局面。
          “靖難之役”以后,朱棣掌握了政權,完全繼承了他父親的統治衣缽, 為了同錦衣衛相制衡,他又建立了另一套特務組織——東廠。朱棣建立東廠之初的一個目的是追殺他的侄子建文帝及其同黨,后來發展成搜集民間一切異議,對那些 質疑朝政,非議朝廷的人實施監控、抓捕、酷刑甚至秘密處決。再后來到明憲宗朱見深時期,又建立了一個更龐大的特務組織——西廠。這樣明朝就同時存在錦衣 衛、東廠、西廠三大特務機構。明朝這三支特務勢力遍及大江南北,深入鄉間里弄,對所有敢于非議朝政,不尊崇朱氏天下者,都施之以警告、威脅、拘役,直至從 肉體上消滅。例如,朱棣奪權時,當時大儒方孝孺因不服朱棣作皇帝,結果招致朱棣利用特務機構的殺戮,出現“滅十族”誅殺近千人的慘劇,由此可管窺明朝特務 統治殘暴之一斑。在如此嚴酷的特務統治下,明朝社會除皇族成員外無論官僚還是民眾皆噤若寒蟬,以致當時思想界走向尋求內心靜修的唯心主義“格物致知”上, 出現這種與傳統儒家入世精神相背離的情況,逃避來自特務統治的迫害不能不說是其中一種社會原因。
          明朝為何會拋開傳統專制統治模式而走向依 賴特務統治的邪路?今天看來固然與朱元璋本身沒文化,只信奉武力權謀,缺少基本綱常人道有關,但歷史發展到明朝,事實上傳統專制精神統治層面的“君權神授 說”已經日漸瓦解,世界資本主義帶來的主權在民思想已經萌芽。伴隨明朝商品經濟發展及與世界交流,中國傳統的專制統治模式面臨極大挑戰,其欺騙下的所謂合 法性已經風雨飄搖。在這種歷史大勢面前,傳統社會治理模式已經日益窮途末路。于是,一種超越于律法與道統之外的,完全利用人性弱點與罪惡,而來實施管治的 特務機制應運而生。所以明朝的特務統治應該說是中國傳統專制統治末路下的病變,其殘酷性是一切專制統治的極致。
          
          三、東德特務與“線人”制造的恐怖
          
          這種因統治合法性缺失及社會治理傳統模式的失效下而產生出的病變性特務統治,不僅在中國盛行一時,而且在歐洲也曾瘋狂肆虐。臺灣著名作家龍應臺先生在《活過底片的世界》中寫到20世紀德國最壯觀的"大河文學"。在此請恕我長篇引來與大家重溫:
          這部作品的厚度有100公里長,每一公里大概有1000多頁密密麻麻的文字。其中18公里是尋常百姓的生活點滴,11公里是"壞分子"的活動細節,剩下的70公里嘛,還不清楚是什么。
          作 者的名字是"東德公安部等","等"包括85000名秘密警察和數十萬名埋伏在社會各個角落的"網民"。作品里的主角,是東德1700萬人口。作品的名字 或許可以叫"圍城",因為這1700萬人住在圍城里,四周有70萬枚地雷,6萬枝自動掃射機關槍,還有,1100只訓練有索的狼狗。
          今年一月,"大河文學"公開,人們涌進那蜿蜒100公里的陰暗的文字迷宮里,尋找自己的故事。進去的時候,心里已經藏著不樣的預感,出來的時候,臉色蒼白,雙腿顫抖,太亮的陽光使人暈眩。
          做妻子的,發現那定期到秘密警察那兒去報告自己行蹤和言談的,是共枕10年的丈夫。做學生的,發現記錄自己"不當"言行的,是那課堂上授課的老師。作家,發 現自己某年某日私下讀了西方的刊物,打小報告的是那長年進出自家書房和廚房 的知交。牧師,發現自己在幾年前所以大病,是因為醫生遵從公安部的指示,開給他損壞腦神經的藥劑。異議分子,發現自己和辯護律師當年的"密談"內容,白紙 黑字的記載著。病人,發現自己對精神醫師的傾吐,一卷一卷錄在大河文學里……
          人們早已忘懷了某年某月某日和某人在某地做的某事,突然像血證似的攤開在眼前,角落里寫著出賣者的代號——他們是街坊鄰居,是親人、知交、文友、愛人,是為你治感冒的醫生,為你辯護的律師,為你指引人生的教授。
          這部大河作品涵蓋的廣度、滲透的深度,遠遠超過蘇聯克格勃和納粹蓋世太保的成就。它在讀者心中引起的靈魂深處的顫動和哀慟,更不是一般文學作品所能比擬。
          物理學者彼普的故事被安排在"壞分子"的11公里中。1987年,波普妻子裊麗可無意中對女朋友透露了自己對婚姻的厭倦感,這個女朋友馬上到公安部去交了份報告:裊麗可有意離婚。負責波普這一章的作者——公安部第22處處長,立刻開始布局,寫下了波普故事的大綱:
          第一階段:促使裊麗可申請進修以加強她與其夫分手意向……同時進行,避免波普本人在其工作單位及社交生活有任何升遷或改善可能。完成日期:1987年3月。
          第二階段:擴大波普婚姻危機,加強女方離婚意愿,應設法使裊麗可與第三者(網民哈洛得)發生親密關系。完成日期:1987年6月。
          第三階段:給波普工作單位主管寫匿名信,使波普成為問題人物。完成日期:與前同。  第四階段:在《青年》報上發表波普和前妻(克莉)所生女兒一篇文章,贊美其"堅定的社會主義信仰",以之為榜樣來警告壞分子。完成日期:1987年5月。
          第五階段:促使波普女兒就讀學校加強對該女政治信仰教育。該女兒最得波普寵愛,影響其女兒應可加深波普無力感及家庭分裂。完成日期:1987年3月。
          第六階段:在波普朋友圈中散布不利于他的謠言。完成日期:持續進行。
          大綱訂好了,人物的發展卻不十分順利。裊麗可現在記得,1987年中有個法官朋友曾經邀請她去看戲,原來那就是奉命引誘她的網民。親密關系不曾發生,婚姻還沒有破裂;圍墻,先倒了。
          尤鴻的故事只是不起眼的一小節,因為他是個小人物,他的遭遇也太尋常。
          24歲那年,尤鴻想逃離圍城,運氣不好,被逮到,判3年徒刑。不算什么,在東 德圍城統治的28年之中,有23000人因逃亡罪而被判徒刑,平均起來,每兩天就有一個人逃亡、被逮、坐牢。許多單身母親攜帶幼兒逃亡,被捕之后,母親下 獄服刑,幼兒,就被共產黨送給黨性堅強的家庭去收養,從此不知生身父母。
          尤鴻被關了3年;出獄前,他信口說,西德的制度比東德好。獄 友轉身打了小報 告,于是尤鴻又被判了一年四個月的徒刑。這是1965年,罪名是"危害國家安全"。不算什么,在28年的圍城中,有78000人以同樣的罪名下獄,也就是 說,將近30年來,每天有8個人因為"危害國家安全"而坐牢。尤鴻的命運不值一提。
          16個月徒刑的前5個月,尤鴻被關在精神病院里,強迫用藥。終于出獄之后,也在一個餐館工作,時間很短,因為,不知怎么回事,他隨口罵了句"共產黨豬玀!"報應來得很快,尤鴻又被抓進了精神病院,醫師說:你再犯一次錯,我們就不得不用藥劑來改造你了。
          尤鴻又被釋放,認識了一個在公安部上班的女郎,他告訴這個女郎公安部不是個好地方,勸她洗手不于。結果有點反高潮——他又進了監獄。
          1984年,尤鴻終于又得到了自由,可是失去了身體健康,失去了20年青春歲月,失去了這一回合的整個人生。
          
          四、特務統治是社會治理的窮途末路
          
          東德“大河文學”100公里長的巨著鴻篇究竟記錄了多少當時社會特務統治下的細帳?我們今天無法完整讀到,但僅僅從龍應臺先生選錄的只言詞組,就足以讓人讀來冷汗淋淋,脊背發麻。人們不禁要問:我們是生活在一個人的世界嗎?但那可是一個完全的非人時代啊!
          實事上,類似于德國“大河文學”的情況也肯定在東歐其它國家發生過。由此看來,特務統治并非只屬于東方文化景觀,而是一個世界性劇本,上演的民族沒有黑白膚色之分,沒有東西地域之限。然而,是什么導致一個個民族陷入這種瘋狂的特務統治泥淖?
          比較二戰后東德與明朝時中國,雖然在特務統治形式上有各自不同,但其普遍性、殘酷性,觸及社會每個角落,掐制人們每分思想的特點是一致的。究其原因,也可大際發現其相通之處。 

          其 一、統治合法性嚴重缺失。二戰后德國一分為二,同根同源同文化同經濟水平而分化開來的兩邊,居然在社會發展中日益拉開距離,現實的差距使東德統治合法性日 漸流失,最終致使權力合法性危機籠罩在每個執掌權力者與普通百姓中。這與明朝朱元璋奪得政權后面對國內與世界大勢,無法找到權力來源的正當,也無法找到權 力永固的杠桿,最后統治合法性完全植根于剿滅異己力量的強弱上,即鎮壓力上。在這種合法性危機的促使下,執掌權力者窮盡計慮的就是如何將統治力極致地滲透 到社會每個角落,甚至指望深入每個人的心腦,以達到從肉體上控制與從精神上駕馭之目的。于是特務統治就成為必然的選項。

          其二、人性罪惡的 驅使。無論封建時期的皇族還是現代社會的黨族,只要是企圖將國家永久掌控于自己家族或黨族手中的,就是專制,就是植根于人性中的獨占欲、貪婪欲與操縱欲的 為惡。這種惡在古時披上了“君權神授”的外衣,具有精神上的欺騙效果。但面對社會發展,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國家是具體每個公民的國家的現代意識,已經使 皇族占有或黨族占有都成為非法。在這種非法面前,皇族或黨族又不愿皈依現代民主憲政的合法化,而想讓人性中的惡長久得逞,于是采取超越法律與規則之外的特 務治理,就是無可選擇的選擇。

        其三、社會治理黔驢技窮。一個合法性缺失而人性惡又無法扼制的社會,現代文明的法治與憲政手段根本無法引 進,社會危機日益深重,而傳統治理手段又捉襟見肘,于是只好尋求超越現代法制與傳統綱常的手段,通過特務機制來達到暫時壓制社會反抗而維護權力穩定之目 的。所以,無論從歷史還是今天的事實來看,特務統治都是一個社會治理窮途末路下的權宜應對。

          其四、特務統治會制造社會的普遍恐懼,導致社 會人人自危,摧毀社會人倫底線,使社會行止完全失范,使社會發展完全失序,最后在全局性整體性危機下必將促使社會全面崩潰。所以,特務統治也必然是一個社 會歷史性大變局的前夜。事實上,我們能夠看到明朝與東德也都是這種歷史性變局的前奏。

          在此我不想詳述更多東西了,只想最后重申:無論從歷史還是現實來看,特務機制引進社會治理都不是個好的解決社會問題的途徑,而恰恰是窮途末路的表征。面對日益深重的社會危機,只有順應歷史,將現代法治與憲政機制引入,才能從根本上化解問題,走出危機,求得重生!2011年9月


      大爷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