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udqie"><ol id="udqie"></ol></input>

    1. <var id="udqie"></var>
    2. 陳有西在浙學論壇發表演講

      2012-12-23 10:38:47閱讀:5416次

      陳浙學論壇演講   

      浙學論壇會場


      陳有西在浙學論壇發表演講

      《司法公信力和社會和諧》

       

       司法公信力與社會和諧

      演講人:陳有西

      2009年6月14日.杭州

      (課件)


      主講人簡介

      陳有西

      京衡律師集團主任 一級律師 兼職教授

      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憲法人權委員會副主任

      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 法律碩士導師

      浙江省公安廳法律專家委員會委員

       

      從最近幾件公共事件說起


      深圳市長許宗衡事件

      湖州女副市長自殺事件

      杭州胡斌交通事故事件

      深圳機場清潔工盜竊事件

      湖北鄧玉嬌殺人事件

       

      幾起事件背后的共性問題


      對官員和政風的看法

      對富人和名人的看法

      對司法和媒介的看法

      反腐越甚為何民望越低

      群眾的思維定勢

      官方的思維定勢

      為何前腐后繼問題

       

      司法公信力是一個國家穩定的基石

      今日中國:強勢政府和弱勢法院

      市場經濟為什么不能讓政府說了算

      為什么要讓法院說了算

      今日法院說了能算嗎

      司法沒有最后確定力的嚴重后果

      社會的正統力量最終靠司法公正維系

      司法腐敗和無確定力必然導致天下不穩

       


      司法公信力是如何喪失的


      現狀:“周老虎”、“躲貓貓”、“甕安事件”

      反腐敗的雙向效應(無官可用,查必有貪的情緒)

      司法腐敗大面積高級別,嚴重損害司法公信力

      刑罰標準與社會現狀的矛盾(經濟刑法過苛過嚴)

      以權治國造成的消極后果(信訪的悖論)

      司法棄權現象,放棄了大量社會問題的裁斷權

      見不到解決的希望 (越查越多\越懲越烈)


      信息社會條件下的媒體應對:網民成了第一發布人,

      官方輿論陣地的喪失,評判公信力的喪失

       


      如何恢復司法公信力


      中央黨校6月1日本人署名文章:

      《如何增進司法公信力》

      第一、加快推進司法改革

      第二,要樹立法治的權威

      第三,確立法律的穩定性效能 

      第四,改革中國法官的產生方式

      如何恢復司法公信力


      第五、嚴懲法官腐敗,實行精簡、高薪、終身制、零容忍 

      第六、以司法終局效力養成社會對法治的信賴和信仰 

      第七、改變官方媒體行為模式,樹立官方信息信譽 

      第八、樹立司法軟實力是當務之急,

      實現社會公正公平基礎上的穩定和諧


      謝謝

       

      司法公信力與社會和諧

       

      陳有西

       

      (演講稿)

      各位專家、各位嘉賓:


      感謝“浙學論壇”給我這個機會和時間。剛才楊建華教授、省政法委施兆年主任的關于當前治安形勢和對策的報告,我完全贊同。他們的研究以翔實的資料和數據展示了當前我們面臨的治安現狀,提出的對策和思路都很有針對性。


      我要作的演講,現在時間可能早了點,可能應該講給五年后的人們聽更合適些。好在中央黨校《學習時報》6月1日已經發表了我的這篇演講的主題文章,作為一個學術論壇,我今天還是簡要地講一下。供大家作為一家之言參考。我的講稿已經印發,因此只根據提綱講要點。



           2009年五月份以來,連續出現了若干起普通事件演化為全國關注的輿情事件的事例。一是湖州女副市長因家庭糾紛跳樓自盡,網上對其的猜測和評價幾乎都是負面的。懷疑其以色謀位、為貪自殺。“人至將死,其言也善”,對一個中年女性、一個母親縱身29樓的悲劇,人性的基本同情都沒有了。如果她不是一個官員、一個副市長,網上的輿論肯定會是倒過來的,會幫她人肉搜索申冤,為其不平。二是杭州胡斌的飆車撞人事故,網上高度放大其“富二代”、豪華車、沒人性的一面,對其系過失犯罪這一基本性質幾乎都忽略了,網上一片輿論幾乎欲殺之而后快。對按正常程序在處理事故的杭州交警也非議不斷。三是深圳機場女清潔工梁麗涉嫌盜竊旅客巨額金首飾被抓獲案,盡管警方已經開發布會公布其盜竊故意證據確鑿,網民在沒有弄清是故意盜竊還是拾得物侵占之時,就斷定其是無辜的,甚至違反法律規定認為當地警方應當放人。四是湖北巴東縣鄧玉嬌在娛樂城用刀殺死鎮政府招商辦主任鄧貴大案,網民在沒有到過現場、當地警方沒有偵查結論之前,斷定被殺者是貪官、淫棍,鄧是正當防衛、當代烈女,連公安機關要為鄧作有無憂郁癥鑒定這一有利于鄧的行為,也被斥為“無恥”。


      《上海商報》5月16日社評尖銳地指出:杭州的飆車撞人案、女清潔工梁麗涉嫌盜竊案,輿論的態度截然相反:對于撞人的飆車青年胡斌,雖系過失犯罪,許多人認為“不殺不足以平民憤”;對于梁麗,雖然是故意占有他人財物甚至是盜竊,且涉案金額巨大,人們仍然堅信她是無辜的。其分野,實際就是“有錢人”、還是“沒錢人”。體現了一種濃厚的仇富、仇官心態。社評還指出,兩種聲音所體現的問題意識是一樣的,這就是對公檢法部門能否依法公正辦案表示不信任。


      仇官、仇富、不相信司法機關能夠公正行事,是近年愈演愈烈的一種社會情緒。這種情緒無論對于我們建立和諧社會、穩定政治、經濟秩序,都是非常有害的。我們國家當前公權力機關的司法公信力是如何喪失的?是網民無理、情緒化,還是確有我們應當認真反思的地方?


      如果是個別網民的情緒,可以歸結為個人因素。如果是一種普遍的、長期的、已經形成固有定勢的情緒,那么這個問題的根源絕不是個人,而是因為制度、政治思維、政治治理結構出了問題。


      概而言之,以下的一些事實引發并不斷加劇了社會對當前司法的不信任:一是“周老虎”、“躲貓貓”、“大學頂替門”等當地公權機關想掩蓋或不重視的事件,經過網民監督轟炸確實起了作用,促進了真相的查明;二是官員腐敗越來越多,一起訴百分之百被判有罪、百分之百有情人、百分之百“教訓深刻”,固化了“無官不貪”的社會認識;三是司法不公現象已經成了社會共識,中級法院窩案、高級法院院長、最高法院副院長不斷出事、公安部、檢察院不斷出事,使人們對司法公正這一社會最后的防線失去了信心。四是人們見不到解決的希望。這些問題已經存在多年,問題一直試圖解決,也嚴懲了不少,但情況不但沒有好轉,反而在加劇。無論是腐敗問題,還是司法公正問題,無論從量和質上,都在朝壞的方向發展。不論主流媒體如何宣傳,社會的評價是真實難欺的。不認真研究這個問題,不找出一種有效的方法,不下決心整治我國司法隊伍以恢復其公信力,將是我國最嚴重的一種隱患。司法是維護社會秩序的最重要的國家機器,如果人們對司法喪失信心,非正統的勢力就會露頭,從而嚴重危害社會的穩定。因此,恢復司法公信力已經是第一政治要務。


      如何重建國家司法公信力?我們現在的國家司法機器是高效的、有效能的。是不是做到這一點就夠了?我覺得遠遠不夠。高效的司法機器固然重要,但軟實力,即要讓全體人民從內心感覺到、并認可國家司法的公正、權威、可信,才是關鍵的。那么,應當從何處著手去重建司法公信力?

      第一,要加快司法體制改革,而不是向后轉。司法體制改革的思路,已經有很多的設想,但是十多年中沒有實質性推進。出臺的一些措施,都是微觀的、裝點式的。改革開放三十年來,我國強勢政府、弱勢法院的基本特征沒有改變。在市場經濟環境中,政府只是一方,是有指揮調控權的一方,但不是所有市場行為的最終截斷者。政府的行為是否得當合法,要受司法的審查和截斷,用法律去對照衡量。因為已經有國家法律在規制政府行為。而我國現階段,能夠客觀、超脫、公允、平等地調節公民與公民、公民與政府、政府與企業、企業與企業、公權和私權的法律機制基本上沒有形成。不賦予法院最后裁決的權力,國家司法的權威就建立不起來,什么矛盾都會集中到政府身上累積起來,而不可能通過司法判決的終局性完全釋放掉。法院不如政府、甚至不如政府的部門公安機關的現狀,近期內仍然沒有解決的可能。這一危害性遠沒有被人們所認識。


      第二,要樹立法治的權威。我們近年的管治社會的思路,同建設和諧社會的目標是南轅北轍的。比如信訪問題。我們的思路是依靠權力,而不是依靠法律。其實信訪越高效,解決的問題越多,法律就越衰竭,越解決不了問題。因為司法的判決,遠不如有權人的一句話一個批示。長此以往,只會讓人民覺得我國的法律是沒有用的,只有權力才可以解決一切問題。雖然全民普法已經20多年了,“依法治國”、“依憲治國”也已經作為中國新一代政治家的治國方略,但中國社會的法律信仰還沒有完全建立起來。百姓相信權力、相信上訪、相信哀求、相信清官的傳統中華法系觀念,還是根深蒂固的。中國社會中權力實際上的無所不在,也在強化這種社會意識。百姓用一二年時間找法院訴訟解決不了的問題,領導一句話縣委書記就會在第二天把錢送上門來。法院判了四五次已經定案的案件,一個領導的批示就能夠完全重新來過。這些現象使中國百姓有事不是去找律師解釋規則(法律),而是去找權力(一級一級找,直到找到他們認為能夠滿足自己訴求的“清官”)。久而久之,法院就成了沒有公信力和終局權威的機構。


      第三,要確立法律的穩定性效能。“依法治國”、“有法必依”,必然要犧牲一時一地的變通和通融,絕對不能把社會情緒作為法院判案的標準。我國司法改革之所以躊躇不前,這個法理原則沒有搞明白是主要原因。表面上好象很有群眾觀點、很尊重群眾、根據民情不斷修正司法行為,實際上破壞了一個國家長期衡定的法律標準。真正損害的是百姓的法律信仰和國家的法治秩序,最終受害的還是人民。因為人無信不立,國無法不穩。如果司法官也象政治家一樣隨時根據社情民意去司法,法律就會是面團,法律規則就會被經常修正和破壞,最后法律就會成為有權人可以隨時操縱的東西。其結果就必然是權大于法、權可變法、以權壓法。以尊重民意的良好愿望始,以損害人民的“法隨君出”終。這一哲理內涵,現在都被短期行為觀念掩蓋著。公捕大會、游街示眾、運動式司法今年來在各省死灰復燃,公然無視我國《刑法》已經規定的“無罪推定”、“罪刑法定”、“法院判決后才能確定有罪”的法律原則,證明了這種習慣思維的根深蒂固。


      第四,改革中國法官的產生方式。中國法官的腐敗問題,已經到了空前的程度。阜陽、武漢、深圳等許多中級法院的主要法官成批犯罪、全國近十個高級法院的院長副院長犯罪、最高法院副院長、法官犯罪,已經證明了我們的法官選任機制存在的嚴重問題。最高法院工作報告受到全國人大代表這樣多的質疑,通過票這樣低,已經可以看出中國的法官隊伍不整頓已經不行了。司法不公已經是嚴重損害市場經濟環境的毒瘤。也嚴重損害了黨和人民政府的威信。一個國家,任何部門腐敗了都不要緊,只要司法是公正、清明的,國家的主心骨就在。如果司法官是這樣高層次、大面積、卻不斷地產生著犯罪,那國家的中堅就出現了危險的信號。法官為什么會這樣出問題?原因很簡單,我們是一直在選聽話的人當法官、而不是把正直正派當作首要標準。“聽話”和“正直”本身是矛盾的。中國歷史上的清官,幾乎都是“護法犯上”的。聽話意味著他要服從權力而不服從法律,要放棄審理后查明的事實和明文規定法律原則,而去服從沒有參加審判的人的意志。這樣的司法就是虛假的,開庭就是演戲的。因為司法的公正性,就在于他的公開審判查明真相、適用早已既定的法律。要選擇能夠“舍身護法”的人去當法官,一個國家才會有穩定的法制秩序。以聽話作為法官標準,只能選出一群執行權力的公務員,而不可能建立一支守護國家法律尊嚴的法官隊伍。


      第五、嚴懲法官腐敗,實行精簡、高薪、終身制、零容忍。法官職業的特殊性,要求對法官必須實行特別嚴格的要求。對其腐敗行為必須實行零容忍。一發現廉潔問題,立即清除出法官隊伍。與此相應,法官應當高待遇、濃縮精編、無過錯只要體力智能健全就一直任職。這不是特殊化和司法獨立,而是人類對社會穩定機制的長期探索經驗的結晶。對中國地方法院的法官,應當實行封建社會都能做到的易地任職制,由最高法院掌握調配,數年一換。最高法院的地位要恢復到《憲法》規定的與國務院平等的機制。法官必須專業化、職業化。保障其在任何的政治環境下都能夠客觀、公允、超脫地執行國家法律、履行《憲法》賦予的法院獨立審判的職能。


      第六、以司法終局效力養成社會對法治的信賴和信仰。現在不斷加強信訪效能、信訪機構的級別和權力的思路,必須根本性改變。所有信訪都要納入司法裁決的軌道。要讓全社會都養成一種觀念:社會矛盾的最后解決方式都是司法;司法判決的錯誤也只有用司法公開審判的機制去糾錯,而不是靠有權的“清官”的干預去糾正。政治家本身要養成習慣,不去干預司法已經作出判斷的案件和事件。樹立司法的終局性權威。因為如果讓批示、權力可以推翻司法判決,那就是打開了一扇永遠關不上的門,會無休止地循環。因為社會公正是相對的,不是數學一加一等于二。同一社會事件,各種立場的人會得出各不相同的結論。只能用公正審判的機制去息訟,不能靠個人權力去息訟。如果有權人可以不斷干預,法治的權威就會被完全破壞。與此同時,大力加強法院的公正、公平、透明、高效。讓人民群眾真正信服司法的公正性。法院再審機制也要設定終局規則,不能一味遷就。對于經過再審確認無錯的案件,有權人士要尊重法院的司法權,不得去指責和干預。


      第七、改變官方媒體行為模式,樹立官方信息信譽。值得欣喜的是,在一次次的輿情事件教訓中,我國公權力機構和官方媒體已經越來越成熟地開始適應信息社會的特征,及時、多元、滾動式地向社會不斷公布每一事件的真相,迅速地解除了群眾的疑慮,使司法能夠相對超脫地按事件的本來面目進行裁斷。司法公信力只有在社會對媒體報道的誠信度有了信任之后,才能夠實現。虛假報導、遏制報導、操縱報導,破壞的不只是媒體信譽,同時也會破壞司法信譽。因為公開審判、社會公平都要通過現代傳媒進行傳導。如果這種傳導是失真的,人民就不可能相信事件的真相和事件處理結果是符合公平正義的。從這個角度而言,盡快制訂《新聞法》,把新聞納入法制化管理,已經是我們面對信息社會的當務之急。


      胡錦濤總書記指出:執政黨的地位不是一勞永逸的。如何科學有效地管理社會,是當前擺在我們執政黨面前的一個必須研究的重要課題。社會的管理和治理,是一門科學。司法效能的構建、司法權威的樹立、對國家長治久安的作用,是許多發達國家已經長期檢驗后得出的科學結論,不分意識形態,也沒有什么中國特色可言。說到底是一個依法治國、還是依權治國;是人治、還是法治的根本性的大問題。在這個領域,我們有太多的顧忌和思想禁區,以致我們不敢探索、不敢討論。其結果,只會是誤黨誤國。近年來迅速暴露出來的社會問題和社會情緒,以及信息社會背景下的進一步發展趨勢,需要我們真正清醒起來、重視起來,刻不容緩地推進我國依法治國、依憲治國的改革進程。要努力重建國家法治的權威,在人民當中重建國家司法的公信力,以真正實現長期穩定的社會和諧。


       


                           

      “關注省情民意、促進社會和諧”

      研討會在杭召開

      2009-06-14 浙江在線-錢江晚報作者:通訊員 萬曉玲  浙江在線06月14日訊在昨天由浙江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浙江省法學會、浙江省社會學學會聯合舉行的“關注省情民意、促進社會和諧”研討會上,專家們圍繞“當前我省社會穩定的基本形勢、挑戰與思考”、“楓橋經驗與社會穩定”、“城鄉統籌發展與社會穩定”、“社會群體與社會穩定”、“社會建設與社會穩定”等問題紛紛發表演講。

        專家們提出,改革開放30年來,浙江經濟持續快速增長,但是,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轉型和利益格局的不斷調整,潛在的不穩定因素仍然存在。

        專家建議,應該建立和啟動失業預警系統,制定和實施失業緊急預案,對已沖擊嚴重的困難群體實施緊急援助,并建立應急調控管理機制;加強跟蹤檢測,及時將因企業關閉停產或裁員而再次下崗的困難人員納入救助范圍;大力開發公益性崗位,及時為零就業家庭解決就業困難。


      大爷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