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udqie"><ol id="udqie"></ol></input>

    1. <var id="udqie"></var>
    2. “攬儲”連環下套,一億元存款“蒸發”

      2015-01-25 23:32:58閱讀:8740次

       

       

       

       

       

       

       

      東風汽車公司一億元存款蒸發:

      中信客戶經理攬儲下套

      2015年01月16日 13:26 

       新民周刊

        
        “攬儲”連環下套,一億元存款“蒸發”

        “撰稿|李 根

       

       

        從2003年開始,武漢市多家銀行的工作人員在“攬儲”后內外勾結,采取私刻公章、偽造金融票據以及更換客戶印鑒卡等行為,將大量現金“挪作他用”。其中中信銀行(7.26, 0.04, 0.55%)武漢梨園支行一客戶經理就以“攬儲”的名義,將東風汽車(5.70, -0.09, -1.55%)公司社會保險中心(下稱東風公司)1億人民幣騙走。

        2015年1月8日至9日,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這起由多家銀行工作人員內外勾結的金融詐騙案。

        財務科長陷攬儲“旋渦”

        黃潔做夢都不會想到,自己已經慢慢卷入攬儲的“旋渦”。

        黃潔,女,武漢人,原東風汽車公司社會保險中心計劃財務科科長。2009年8月底,武漢瑞邦房地產策劃代理有限公司總經理劉峰得知好朋友黃潔即將上任東風公司社保中心財務科長,就多次聯系黃潔,要求為朋友“攬儲”以使朋友能優先貸款。

        黃潔眼里的劉峰為人厚道正直,還有資金雄厚的公司,“是個值得信賴的朋友”,加上自己的東風公司確有2億存款在建行已經到期,黃潔就暫時答應幫劉峰轉存1億的定期。但前提是要與領導商量,公司領導同意后才能最終定奪,而且要滿足東風公司必須要有至少百分之五的溢出利息的規定。

        在此之前,武漢富豪明珠網絡咨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志勇和劉峰在閑聊時,得知劉峰有朋友在東風公司,就告訴劉峰他想要從中信銀行貸款,如果能拉到大額存款可以優先貸款,銀行就可以很快批下來。

        李志勇已經打好算盤,在東風公司的巨款轉存到中信銀行武漢梨園支行后,伙同梨園支行客戶經理潘曉翔將錢轉出“挪作他用”。在“攬儲”轉存方面,李志勇算得上是挪用“高手”。自2003年以來,李志勇通過銀行客戶經理甚至與行長相互勾結,將攬儲來的錢挪作他用超過4億人民幣。

        和劉峰一番交流后,黃潔將轉存1億元定期存款的事向公司領導匯報,公司經多次會議討論,同意了黃潔的請示。劉峰在得知東風公司的領導同意轉存1億時,立即告訴李志勇,李志勇又將好消息告訴梨園支行的客戶經理潘曉翔,并讓潘曉翔盡快去東風公司與黃潔聯系。

        2009年9月18日,潘曉翔以中信銀行武漢梨園支行的名義到東風公司“上門服務”。看到銀行客戶經理登門服務,黃潔立即安排會計張莉莉、出納王丹夏與之辦理相關開戶手續。拿到東風公司的開戶手續后,潘曉翔將全套手續交給李志勇。

        沒過多久,李志勇按照開戶手續上的印章,私刻了“東風汽車公司社會保險中心財務專用章”、“東風汽車公司社會保險中心”、“汪向東印”等印章,并偽造了一套完整的東風公司印鑒卡等開戶資料。

        三天之后的9月21日,李志勇讓自己的員工吳文軒,冒充東風公司財務人員帶著被復制的資料來梨園支行辦理開戶手續。

        次日,東風公司按照梨園支行客戶經理潘曉翔事先的要求,將1億人民幣從建設銀行(6.21, 0.01, 0.16%)轉入東風公司在中信銀行的賬戶上。

        9月24日下午,李志勇得知1億到賬后,安排吳文軒去梨園支行辦理4800萬元的轉賬業務,因吳文軒在轉賬單上少寫一個“元 ”字,也因即將下班,銀行沒有辦理。

        次日上午,吳文軒按照李志勇的吩咐再次來到銀行辦理轉賬業務。在客戶經理潘曉翔的幫助下,吳文軒通過使用偽造的東風公司預留印鑒卡以及私刻的相關印章,輕易將8000萬元轉入李志勇所控制的東風公司在建行的另一假賬戶上。

        這時,最具戲劇性的一幕上演了。吳文軒將8000萬元剛轉走,黃潔正好派出納王丹夏與會計張莉莉持東風公司印鑒來銀行拿1億元的定期存單和進賬回單。得知東風公司員工前來銀行辦理手續,潘曉翔立即前去迎接“擋駕”,并稱東風公司是大客戶必須行長簽字,現在行長不在,只能辦理進賬回單,等行長回來辦好定期存單再親自送給東風公司。

        看到銀行客戶經理說得頭頭是道,王丹夏和張莉莉拿著進賬回單返回東風公司。幾天后,潘曉翔顯得十分“守信”,他到東風公司將1億元的假定期存單送到黃潔的手上,黃潔再將這張假存單放進公司保險柜保管。

        2009年10月10日,吳文軒用同樣的方式將余下的2000萬元再次在梨園支行轉走。此時,東風公司的1億元存款在中信銀行已成了名符其實的“空頭支票”,而劉峰和黃潔還蒙在鼓里毫不知情。

        假存單牽出巨大經濟案

        2010年1月4日下午,黃潔和朋友到建設銀行武漢解放公園路支行辦理業務時,發現東風公司前任財務科長趙霞所存的1000萬元單據被銀行說是假的。黃潔堅稱“不可能”,銀行工作人員告訴她,具體原因要到上級機構建設銀行武漢江岸支行核實。

        到達江岸支行后,黃潔找到支行行長,但還是被告知是假存單。面對晴天霹靂的消息,黃潔第一時間就拿起手機撥打110報警,行長一邊安慰黃潔一邊撥電話喊李志勇前來解決。

        就在110民警在銀行了解情況時,李志勇也火速趕到。這時,李志勇自稱是銀行的副行長,并讓黃潔與110民警協調銷案。因之前在辦理1億元存款時,黃潔沒有與李志勇見面,也不認識李志勇,所以相信他是銀行的副行長。

        110民警離開銀行后已經是晚上10點鐘,黃潔問李志勇怎么處理,回答是讓黃潔先走,“銀行過幾天會給你們滿意的答復”。黃潔不同意,李志勇將黃潔叫到會議室外遞上一張進賬單,并說那1000萬元兩天準時到賬。黃潔于是拿著進賬單離開銀行。

        一個星期過去,黃潔發現1000萬元還沒有到賬,打電話給李志勇催問,回答是還等幾天。直到1月底,這1000萬元還是沒有著落,黃潔與公司領導找到建設銀行湖北分行的領導詢問原因。

        湖北分行的領導告訴黃潔會盡快解決這事情,并請求黃潔別報案。2010年2月2日,1000萬元終于打到東風公司的賬上。

        盡管黃潔沒有報案,但她越想越不對勁,于是向公司領導匯報,要求公司給各大銀行下發“對賬函”。

        幾天后,各大銀行向東風公司反饋“存款查詢與東風公司金額一致”,只有中信銀行武漢梨園支行會計來電說東風公司的賬戶上沒有存款,“之前存的1億元定期早已被分兩次轉走”。

        黃潔立即向公司匯報,2010年2月9日下午,黃潔按照公司領導的要求,向武漢市公安局經偵處三大隊報案。將在建設銀行1000萬元假存單和1億元存款在中信銀行被“蒸發”一事和盤托出。

        在公安機關介入偵查后發現,建設銀行武漢解放公園路支行行長陳輝、長江支行客戶經理潘振坤,工商銀行(4.98, 0.10, 2.05%)硚口支行副行長王彤、客戶經理周志祥等十多人都涉嫌內外勾結的金融詐騙。

        判決下達6人上訴

        2010年3月10日上午,武漢市人民檢察院反貪局在東風公司將黃潔帶走調查。被檢察機關批準逮捕調查的還有李志勇、陳輝、潘振坤、潘曉翔等11人。后在檢察機關的強大壓力下,李志勇與東風公司、中信銀行武漢分行簽訂了“三方協議”,并自愿以公司全部股權清償東風公司1億元的債務。

        2014年6月30日,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經過幾輪的審理后下達判決,涉案的11人分別被判二至二十年不等。其中李志勇數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20年;潘曉翔數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12年;劉峰犯挪用公款罪、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2年;黃潔犯挪用公款罪,判處有期徒刑8年。

        判決下達后,李志勇、潘曉翔、黃潔、劉峰等6人立即委托代理律師向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上訴。

        其中爭議最大的是對黃潔與劉峰的判決,“出現這樣的經濟案件主要是中信銀行管理漏洞才讓潘曉翔有監守自盜的機會,這么大的數額被轉走竟然不電話核實。”對于法院的判決結果,黃潔的母親南國德顯得特別激動:“客戶經理潘曉翔參與偷換印鑒、私刻公章、送假定期存單,編造謊言哄騙東風公司,中信銀行梨園支行對此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2015年1月8日,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法庭上,劉峰的辯護人京都律師事務所上海分所刑事部主任楊佰林律師問潘曉翔:“東風1億元這件事,你們當時是怎么商量的?起訴書和一審判決書指控你們是共謀,你們是如何共謀的?”

        潘曉翔回答:“當時,是李志勇對我說,你去做,中間碰到任何問題和障礙你就立馬停下來。”對于這一關鍵細節,楊佰林擔心法官沒有聽清楚,重復提問,潘曉翔也重復回答。

        “黃潔將1億元轉存是經過公司領導決策同意的,法院怎么能判她是挪用呢?”黃潔的母親南國德說。

        楊佰林律師認為,武漢市中級法院將黃潔、劉峰以挪用公款共同犯罪論處,是一起錯案。他認為,李志勇在所涉十幾起同類犯罪中,多次使用同樣的犯罪手法,事實是十分清楚的。具體到東風公司1億元案件,犯罪手段又有升級。前面的多起犯罪中,要存款企業辦理真正的開戶手續,而東風公司1億案中,開戶這個步驟被省略掉了,楊佰林認為這是與之前多起同類犯罪的根本區別。

        律師認為,東風公司根本就沒有開戶,因為東風公司提交的全套真實的開戶資料全部被中途替換,公章被私刻、印鑒被偽造。凡冒充東風人員開戶時提交到銀行的開戶資料全部是偽造的,在開戶后送回到東風公司的開戶資料也全部是偽造的,是兩套手續,兩頭作假。

        因此,本案所謂的東風公司的賬戶,僅僅是名義上的東風公司賬戶,1億元資金只能是“流入”這個賬戶,而不是存入這個賬戶。二者并沒有建立真正的存儲關系,銀行成為實施詐騙的工具和跳板,1億元資金只能在銀行“體外循環”。

        私刻公章、偽造預留印鑒、偽造開戶資料、偽造開戶授權委托書、安排他人冒充東風會計開戶,開出的涉案賬戶只能由實施詐騙犯罪的人所控制。“而這一切東風公司黃潔和涉案人員劉峰完全不知情。”楊律師認為黃潔和劉峰也是這起詐騙案件的受害人,因此不應該將這二人作為挪用公款共犯追訴。

        發生在武漢的這一起由多家銀行工作人員內外勾結的金融詐騙案,在國內其實并不鮮見,它所暴露出來的金融系統內的監督漏洞也是明顯的。

        該案二審尚未作出判決,但已披露的細節,足以警示世人。

      .文章關鍵詞: 東風汽車中信存款蒸發

       

       

      武漢:6億存款消失背后的利益鏈

       

       

      2015年01月22日 07:58
      來源:新京報 


       
            隨著檢察機關的進一步調查,持續數年的挪用資金及公款“窩案”浮出水面。這十余起案件中,由李志勇、拉存款掮客、存款者及銀行工作人員組成的利益鏈條也逐漸清晰。

      一次例行的年終對賬,令東風汽車[-1.55% 資金 研報]公司發現,一億元存款“不翼而飛”。警方調查發現,原來資金被一外部人員勾結銀行工作人員挪用。而類似案件,在武漢不止一起。

      今年1月8日至9日,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了這起武漢金融“窩案”。在這次二審審理中,李志勇等人挪用企業的銀行存款,共6.3億多元。

      李志勇原是武漢證券公司客戶經理。他在2003年到2009年,以高額好處費為誘餌,將存款單位資金引存到他指定銀行,并與銀行工作人員勾結,采取偽造金融票證、私刻存款單位銀行預留印鑒等手段挪用資金,作案13起。

      李志勇勾結的銀行職員,涉及中國建設銀行[0.16% 資金 研報]、中信銀行[0.55% 資金 研報]、中國工商銀行[2.05% 資金 研報]、廣發銀行、華夏銀行[1.79% 資金 研報]等6家銀行。

      隨著該案審理,李志勇背后的利益鏈條也浮出水面。

      1億元變164.20元

      東風汽車公司1億元存款被轉走,曝光李志勇勾結銀行工作人員挪用存款窩案

      一次例行的年終對賬,令東風汽車公司發現一億元的存款不翼而飛。

      2010年2月1日,東風汽車公司財務人員與中信銀行武漢梨園支行(以下簡稱“中信梨園支行”)對賬時被告知,公司持有的1億元的存款單是假的,公司在該支行的賬上僅有164.20元。次日,東風公司向武漢市公安局經偵大隊報案。

      警方調查發現,這是一起策劃得十分周密的公款挪用案,資金流向了李志勇等人的賬戶。

      東風公司在銀行的存款怎會被私人取走?

      警方調查發現,李志勇因急需資金周轉,勾結中信梨園支行客戶經理潘曉翔,拿到東風公司全套開戶資料,私刻了東風公司的印鑒。2009年9月、10月,李志勇安排工作人員用私刻的東風汽車公司社保中心印鑒、授權書等分兩次把東風汽車公司存在中信銀行梨園支行的1億元轉走挪用。

      李志勇還通過潘曉翔拿到中信梨園支行印鑒,偽造了虛假的開戶資料和存款回執,并通過銀行工作人員交給東風汽車公司。

      潘曉翔從李志勇處獲得好處費45萬元。

      在這一案件中,東風汽車公司將資金存入中信梨園支行并被李志勇鎖定并非偶然。急需用錢的李志勇找到了一家房地產策劃代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劉峰,劉峰也是一位“中間人”,可以幫忙尋找掌握大量現金的“金主”。

      在劉峰介紹下,東風汽車公司社會保險中心計劃財務科科長黃潔將公司的1億元資金存入中信梨園支行,東風汽車公司收取0.5%溢出利息(即銀行為吸儲,承諾給儲戶在國家規定利率以外更高的利息)。

      隨著檢察機關的進一步調查,持續數年的挪用資金及公款“窩案”浮出水面。這十余起案件中,由李志勇、拉存款掮客、存款者及銀行工作人員組成的利益鏈條也逐漸清晰。

      操盤者

      李志勇因公司資金缺口決定挪用存款,是一系列案件的主謀

      在一系列案件中,李志勇都是幕后“操盤人”,控制著各個環節的呼應配合。

      判決書顯示,2006年的時候,李志勇名下的公司因收購新公司和投資新項目,在資金上出現較大缺口。

      為了還錢及解決資金周轉問題,在別人的介紹下,李志勇決定挪用其他單位在銀行的存款。

      2007年7月,李志勇認識了萬達實業投資公司老板田勇,田勇自稱和洪山區拆遷辦主任楊永剛的關系很好,可以說服洪山區拆遷辦將1億元資金引到銀行長期存放。但這筆錢拿出來后,田勇也要使用部分。

      李志勇供述,為了把這筆錢從銀行中取出,他找到了湖北建設銀行曜興支行客戶經理潘振坤,兩人設計了一套行動方案:由潘振坤到洪山區拆遷辦上門辦理開戶的手續,并將洪山區拆遷辦開戶時在預留給銀行印鑒偽造后,替換出真印鑒,李志勇和田勇就可以持真印鑒挪用這筆存款。

      這套方案進行得頗為順利,2007年8月上旬,潘振坤等人偽造并替換了印鑒,8月中旬和12月,田勇分兩次將洪山區拆遷辦存在武漢建行曜興支行的1億資金轉走,并與李志勇分別挪用。

      因為田勇與拆遷辦領導的關系,洪山區拆遷辦不會到銀行來取錢。李志勇則安排潘振坤每月拿著一張假對賬單給洪山區拆遷辦。

      截至2010年1月,兩年多時間,洪山區拆遷辦一直未發現該筆1億元政府拆遷補償專用資金存款已經被李志勇非法轉出挪用。直至2014年6月,此案第二場一審判決書顯示,洪山區拆遷辦的該筆一億元款項未被追回。

      判決書顯示,此案之后,李志勇一直用類似的方法挪用多家公司、單位的存款:即找有資金的存款單位到指定銀行存款,對方配合在一定時期內不查賬不動用賬上的資金,然后通過勾結銀行工作人員將對方單位預留在銀行的印鑒卡調換出來私刻章,然后用假章在銀行將錢轉出來挪為己用,并制作假的存單應付存款單位。

      李志勇一開始的數次挪用資金多是為了炒股和經營。但不久,由于無法及時償還挪用資金,他開始拆東墻補西墻。

      一審中,李志勇因挪用公款罪、挪用資金罪、騙取貸款罪、行賄罪等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

      中間人

      中間人有人脈,知曉資金供需信息,從中牽線搭橋,獲取高額中介費

      在挪用公款利益鏈條中,中間人首先起到了介紹資源、關系的作用。

      挪用存款不被發現,除了制作各種假單據,一個重要條件是,存款單位一定時期內不取錢或轉賬。這往往需要存款方的配合。而中間人一方面掌握諸多資金源,另一方面也動用個人關系,讓存款方作出這一承諾。而他們每介紹成功一單存款,都從李志勇處獲得不菲的“中介費”。

      前述介紹洪山區拆遷辦1億元資金的田勇就是中間人。此外,在挪用東風汽車公司1億元存款時,劉峰作為中間人,介紹東風汽車公司的財務科科長黃潔將存款存入指定銀行。

      在挪用存款事件暴露時,中間人還能為李志勇起到緩沖的作用。

      李志勇和田勇挪用洪山區拆遷辦1億元資金后,2010年1月,洪山區拆遷辦會計向敏收到一封建設銀行湖北分行的銀行對賬單,發現存在武漢建設銀行曜興支行的1億元資金竟然只剩下了一萬余元。之前兩年,曜興支行送來的對賬單卻并沒有顯示異樣。

      一審判決書顯示,洪山區拆遷辦的財務工作人員找到中間人田勇,田勇就一直周旋在拆遷辦與曜興支行之間,而洪山區拆遷辦也一直沒有報案。

      田勇不僅僅幫李志勇拉存款,一審判決書顯示,他此前還曾經幫江夏農村商業銀行從洪山區拆遷辦拉了1億的存款。

      武漢市農業銀行[0.27% 資金 研報]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武漢有很多“玩資金”的中間人。他們在當地具有極深的人脈,知曉各方面資金供需信息,從中牽線搭橋,并獲取高額中介費。

      一審中,劉峰因挪用公款罪、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執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

      被勾結的銀行員工

      銀行員工通過私刻公章、銀行印鑒等手段轉走存款

      2006年10月,李志勇來到中國工商銀行香港路分理處,他讓手下員工去領武建富強公司的支票。領支票時,盡管李志勇提供了武建富強公司的印鑒,但卻無法通過工行的電子驗印。

      工行香港路分理處副主任晏曉看到了這一情況,他讓工行工作人員“人工驗”,通過后,李志勇拿到了支票,并轉賬1000萬到自己名下公司的賬戶上。

      一審判決書顯示,這是李志勇第一次挪用其他公司的銀行存款。在挪用前,他首先搞定了銀行內部關系。

      2006年9月,李志勇首先找到了工行香港路分理處副主任晏曉,共同商議違規轉出資金的辦法并要求其操作時提供方便,晏曉表示同意。隨后,晏曉私自將存款企業預留在銀行的客戶印鑒復印件提供給李志偽造私刻,并幫助李志勇利用私刻印鑒將存款企業1000萬元存款全部轉入其公司賬戶。

      北京金臺律師事務所的陳志平律師在了解李志勇案情后分析說,案件中多達20多個實施細節,任何一個細節出現紕漏,犯罪就無法得逞。而銀行工作人員違規操作,轉出資金,則是整個鏈條中關鍵的環節。一審判決書顯示,李志勇主要通過對銀行工作人員拉攏腐蝕,相互勾結。采取私刻存款單位公章、銀行印鑒及更換客戶銀行印鑒卡,以及使用偽造的轉賬支票等手段轉走存款。

      一審判決書顯示,李志勇案涉及中國建設銀行武漢曜興支行、解放公園路支行、江岸支行永清支行;廣東發展銀行武漢分行江漢支行;中國銀行[0.00% 資金 研報]漢陽支行;華夏銀行開發區支行;中國工商銀行硚口支行、香港路分理處共6家銀行,9所支行。

      存款方

      單位財務負責人或單位領導將存款存入指定銀行謀取高額回報

      在利益鏈條中,存款單位是受害者,它們的存款被轉走,最終三家單位的存款沒有完全追回,共計1.7億多元。其中主要是洪山區拆遷辦的1億元存款和保利公司的7000萬元存款。

      為何一再有單位和公司陷入李志勇布下“局”中?這與單位的財務負責人或單位領導從中牟取高額回報不無關系。

      武漢市人民檢察院的起訴書顯示,2009年年初,李志勇為了拉存款,通過中間人找到保利博高華(武漢)公司的財務總監代小勇,許諾以好處費。

      2月至3月,保利公司先后共轉款1.1億元到武漢建行解放公園路支行賬戶上,隨后被李志勇轉走。代小勇獲得650萬元好處費。

      一審判決書顯示,保利公司財務人員多次發現賬戶異常,向代小勇匯報,代小勇因收受了好處費,一再出面壓下工作人員的質疑。

      在東風汽車公司挪用存款案中,黃潔供述,當中間人找到她提出希望引存東風公司的存款時,黃潔考慮到在之前引存保利公司的存款時,拿了李志勇好處費,怕事情曝光,于是同意了幫助引存1億存款。

      判決書還顯示,李志勇通過不斷挪用新存款,拆東墻補西墻,以防止挪用存款的事情被發現。

      250萬存款變4元,錢去哪兒了?

      新京報訊(記者蘇曼麗郭永芳)沒有短信提醒、沒有電話告知,250萬元存進銀行,最后只剩下4元。近期江浙一帶發生了這樣的怪事。記者昨天了解到,此“存款”非彼“存款”,儲戶是被“貼息存款”給騙了。

      銀行稱給了37.5萬元利息

      近期有媒體報道,浙江義烏的劉先生2013年將250萬元存到了某銀行寧波一支行,近期去銀行取款時,卻發現只剩下4元。

      報道稱,劉先生的存折賬目顯示,2013年11月18日,有一筆250萬元的存款進賬,但其后并沒有任何支出信息。據了解,劉先生經人介紹,將錢存到了200多公里之外的奉化,并當場獲得了一個額外紅包:存款的10%,即25萬元的貼息。

      新京報記者致電該支行蔣姓行長,其表示:“劉先生提到的存250萬元,一年25萬元的額外紅包,當時給了37.5萬元,直接轉賬到他賬戶里面。”隨后又表示,事情牽涉犯罪分子,銀行也很重視,已經報案,公安在偵查,等有結果了才可以處理。

      記者致電奉化市公安局,工作人員稱,“由當地(寧波)派出所接案,詳情得問當地派出所。”截至發稿,記者未能聯系到當地派出所工作人員。

      “貼息存款”藏貓膩

      “儲戶存款不翼而飛,有時候與‘貼息存款’緊密相關”,一位銀行業內人士表示。他說,“貼息”指除去原有的銀行利息外,還根據存款金額給予儲戶額外利息,支行經常會為了完成指標采用這一方法。

      據了解,貼息存款分為兩種,一種是“陽光貼息”,在銀行貸款額度不足的情況下,某些符合銀行貸款資質要求的企業為獲得貸款,利息由企業出,這種情況下,儲戶的錢并不受影響;另一種是“非陽光”貼息,即不符合銀行貸款資質的企業進行貼息拉存款,這時,存款在存進銀行后就會被轉到企業賬戶上,如果到期企業還不出錢,儲戶就會發現自己賬戶上的錢沒了。

      “這是違反相關規定的,一般都是內部操作。” 上述業內人士稱,分行一般不會對接貼息存款業務。有的支行創利非常多,拿自己的利潤去買一部分存款過來,就相當于貼息。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對儲戶而言,要明白國家是有法定的利率規定的,如果去存錢的銀行利率“很不靠譜”,說明可能不是正規的存款,要注意辨識;對銀行內部來講,則要加強內部管理,防止出現“內鬼”。

      銀行人士表示,臨近年關,騙子猖獗,儲戶要多加小心。最好在銀行的柜臺進行開戶,不要將身份證借給他人辦理,不要隨意透露個人信息及密碼,不要亂點工作人員給予的鏈接,保存好開戶憑證和支票等,并隨時關注自己的賬戶存款情況和資金動態。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董希淼表示,對普通民眾而言,不去觸碰“貼息存款”才是王道。不管是“陽光貼息”還是“非陽光貼息”,都是違法行為,不受法律保護。即便以后存款保險正式出臺,這種近似民間借貸的“貼息存款”,存款“失蹤”保險也不會賠付。高收益必定伴隨著高風險,天上不會掉餡餅。

      □新京報見習記者滕虓實習生李驍晉北京報道

       

       

      大爷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