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udqie"><ol id="udqie"></ol></input>

    1. <var id="udqie"></var>
    2. 吳揚烈:游南溪仙巖記

      2015-01-03 16:09:39閱讀:4473次

       

       

       

       

       

      游南溪仙巖記

       

      [清.光緒]  吳楊烈  著

      陳有西   點校

       

      緱城之東四十里許,有南溪焉。以其浦水傍南而流,故曰南溪也。方余少時,習學於斯,聞村之東北,山石形狀頗多。帷仙巖為奇峰插漢,絕壑千仞,非壯強者不可游,非嗜奇者,縱游無所得。余雖有意出游而不逮,蓄於心者十有余年矣。及光緒庚辰,復館榖於此,適及清明之季,頓興攬勝之思。有客相從,安步徐行。

      經小橋流水,只見溪深而魚肥,本欲登高也,而不覺臨流矣。復行數十步,夾岸樹林陰翳,欲窮其林,自下而上,仰之望之,隱隱然若熊羆之登於山,勢欲搏人。客警而不前。余曰:無恐,是蜂桶巖也。其巖穴窈而深,可容數十人。窺之莫測其窮,蓋已異矣。客與余俱不敢入。傍穴口而息,特不識仙巖之在何也。俄焉而有聲雜起,若近若遙,余亦悚然而警,豈眾仙之同詠霓裳乎?起而聽之,乃禽鳥也。謂客曰:枝頭好鳥,堪作先聲,何難?依鳴聲而游之。為之尋山蹊,攀石磴。云氣重重,松濤陣陣,際次心急足危,而豁然開朗,逼真洞天,別饒佳境。只見人影紛紛,不一其行。如醉,如睡,如笑,如怒。又有髻添苔綠,顏映花紅。前之恨不得至此者,今亦既觀止矣。

      且夫巖也者,何地無之。茲而得造化之靈秀,不必火棘金獎,而餐霞飲露,足以服氣煉形。不必圓嶠方壺,而青松綠竹,可以托跡藏身。盤桓於其間,青云紫霧,不異帝鄉;瑤草琪花,總隸真宇。巖之旁,而有神宮焉。瓦縫之迷云,若魚水麟之片片。巖之下,而有仙洞焉。流泉之漱石,若銅漏之錚錚。此中之聲狀,不足為外人道也。然其巖最高,余欲躋其巔。一舉足焉,若雨化而登仙。客畏不隨。余之獨立而四望,雪浪銀濤,龍尾之春潮也;雁齡紅腰,石橋之架溪也;青雀黃龍,斷岸之歸帆也;紅桃綠柳,沙堤之煙景也。花茵草縟,屏峯之列錦也;箬笠蓑衣,雙嶼之漁翁也;余音嫋嫋者,勝寺之晨鍾也;歌聲迢迢者,獅巖之樵唱也。此仙巖之大觀也,而客亦何知,若成獨樂矣。

      樂則而歌曰:

      覓得仙蹤有幾人,獨登高處脫紅塵;

      今春始適前春意,勝比天臺訪玉真。 

      客依歌而和之:

      村煙漠漠鴉棲樹,鳥魄西沉時欲暮;

      追在先生杖屢邊,與我同歸南浦路。     

       

                             清.光緒十年  吳楊烈 撰

       

                                         見清道光十六年《南溪陳氏宗譜》

       

       

      陳有西評注:這是前清光緒年間邑人吳楊烈寫的一篇大梁山游記,我在編寫《吳晉江山》一書時從《南溪陳氏宗譜》中發現。吳大概少時在南溪讀過私塾,十多年后受聘修《陳氏宗譜》,清明節時在同伴陪同下登臨大梁山探奇攬勝,寫成了這篇優美的游記散文,并寫了《賦南溪八景》詩。他的詩文成于光緒十年(1884)間,記錄了很多當時南溪地理風貌和歷史信息。短短125年中,當年村口即大海的南溪村,現在已經看不到大海,江風漁火、雙嶼垂鉤、海中石橋、雪浪銀濤,都已成歷史舊蹤;南溪八景,也大多不存。當年人們視為畏途、樹木陰翳、流云飛渡、百鳥和鳴、流水潺潺,使人登之欲仙的大梁山,也已經成了一個一覽無余、車可直達的山梁。近代工業時代、科技發達背景下的人類對大自然的影響,由此可見一斑。

       

      大爷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