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udqie"><ol id="udqie"></ol></input>

    1. <var id="udqie"></var>
    2. 吳尚澧發回重審案一審辯護詞(126000字全文)(2)

      2014-12-03 14:12:17閱讀:14792次




      京衡律師事務所


      吳尚澧被控集資詐騙罪

      發回重審案

      第一審辯護詞


                             陳有西、翟呈群


      尊敬的合議庭法官:


          京衡律師事務所依法接受吳尚澧的委托,指派我們擔任其被控集資詐騙罪一案發回重審的一審辯護人。自死刑復核階段,我們接受委托之日起,我們一直研究分析本案。及至最高院發回安徽高院,安徽高院又發回貴院重審。我們在這三年中,先后三十余次會見吳尚澧,復制和查閱了900多本案卷,參加了兩次庭前會議,這幾天又參加了庭審質證調查,對本案有了客觀全面的了解。

          辯護人完全同意本案原審律師葉星林的集資詐騙指控罪名不成立的辯護意見。我們認為,《起訴書》指控的行為,是亳州市興邦科技開發有限公司及其關聯公司(以下簡稱“興邦公司”)的合法的經營、融資行為,不是吳尚澧等22名被告人的個人行為,行為責任及于法人。《起訴書》列個人被告不當。本案基本事實嚴重不清、能夠證明有罪的證據嚴重不足、程序嚴重違法,被告人不構成集資詐騙罪,原判決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錯案,已被最高院的裁定書所確認。現在重審,沒有出現能夠證明有罪的新證據,仍然無法確定各被告人構成集資詐騙罪。吳尚澧只有一個罪名,因此他不構成犯罪。

          現結合本案事實和證據,我們依法發表以下辯護意見,請合議庭審查采納:

           我們的辯護意見分為以下十五個部分:


           第一部分  本案原判和重審相關變化情況

           第二部分  興邦的融資行為有法律依據和政策支持

           第三部分  融資行為系興邦公司單位行為,不是個人行為

           第四部分  吳尚澧等人不具有非法占有集資款的目的

           第五部分  11個融資項目都是真實的

                     吳尚澧等人并沒有虛構事實

           第六部分 《起訴書》據以指控的證據嚴重不足

           第七部分  重訴沒有出現有價值的有罪證據

                     相反有很多無罪證據

           第八部分  兩份《審計報告》沒有證據效力

                     不能作為定罪依據

           第九部分  五份《價格鑒定結論書》依然漏評、錯評嚴重

                     不能體現興邦公司資產實況

           第十部分    興邦公司實有資產超過負債不存在詐騙事實 

           第十一部分  偵查機關辦案程序嚴重違法 

           第十二部分  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和公訴程序不當

           第十三部分  關于本案后果和有沒有社會危害性

           第十四部分   關于本案法律適用和犯罪構成的法理分析

           第十五部分   本案需要以極大的勇氣實事求是糾正錯案


      第一部分  本案原判和重審

              相關變化情況


      一、本案辦案日程經過

          本案于2008年4月22日立案偵查,12月16日刑拘吳尚澧。2010年1月5日,亳州市人民檢察院起訴到亳州中院,3月22日亳州市中院開庭審理。一審開庭9天。指控集資詐騙涉案金額38億多元,波及27個省區市的4萬多人。2011年3月15日,亳州中院對39名被告人作出一審判決,4月2日宣判。原審一審時偵、訴、審長達2年3個月。法院審理歷時1年2個月27天。

          二審法院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安徽高院”)2011年6月28日公開開庭,只審了1天。9月13日安徽高院作出終審判決,維持對吳尚澧死刑判決。二審5個月。報最高法院復核。

          2011年11月,京衡律師受理安徽亳州興邦科技公司被控集資詐騙37億大案,介入復核審辯護。2011年 11月16日,向最高法院送出辯護詞。2011年11月18日,陳有西律師面晤最高法院吳尚澧案主審法官。

          2012年1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以:1、事實不清;2、證據不足;3、二審審判程序沒有傳全案被告人到庭進行審理嚴重違法為由,作出不予核準被告人吳尚澧死刑的《刑事裁定書》,撤銷原判,發回重審。2013年3月7日,安徽高院才委托中院,向吳尚澧作了宣判送達。延遲時間長達4個月另7天。

      同年3月11日、12日,京衡律師陳有西、楊佰林、翟呈群到安徽高院,會晤興邦案死刑發回重審的承辦法官,送達辯護公函和委托手續,并進行了全面閱卷。建議安徽高院直接發回一審法院重審。2013年4月9日,安徽高院以(2011)皖刑終字第00257-1號《刑事裁定書》,撤銷原亳州市中級法院(以下簡稱“亳州中院”)一審判決,發回亳州中院重新審理。

      2013年7月24日,亳州中院對本案重審立案,重新編案號為(2013)亳刑初字第00056號。亳州市檢察院以需要補充偵查為由,建議法院延期審理,本案第一次退回補充偵查;2013年8月底,第一次補充偵查結束。本案重新計算審理期限。2014年7月8日,檢察機關變更決定,撤回對張校岑等21被告人起訴。7月15日,亳州中級法院作出刑事裁定,準許檢察院撤回對21被告人的起訴。

      2014年7月25日,本案重審一審開庭。

      二、被告人變更情況

        根據亳州中院(2010)亳刑初字第00013號刑事判決書、安徽高院(2011)皖刑終字第00257號刑事判決書、最高人民法院(2011)刑二復36985077號刑事裁定書,本次重審被告人數發生了變化。興邦案件最高法院發回重審被告人共39名。亳州市人民檢察院將另案4名被告人并入本案審理,被告人共43名。同時撤回了對時原判21個被告人的起訴,變更起訴為22人。

      原一審判決中,判處死刑立即執行1人(最高法院未予核準),判處死緩2人,判處無期徒刑3人,判處有期徒刑10年至15年10人,判處10年以下有期徒刑23人(不含10年)。本案案發抓捕各被告是2008年12月,到現在重審,已經過去5年半,多數6年以下的被告人都已經服刑期滿出獄。這次不起訴的21人,多數屬于這些6年以下的短刑期被告人。

      原審以集資詐騙罪定罪的 16 人,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定罪的23人。這次變更起訴,以集資詐騙罪起訴的16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起訴的6人。其中吳尚澧原起訴兩罪,原判一罪,這次按一罪起訴。另,2011年5月12日,亳州市人民檢察院以亳檢刑訴〔2012〕38號《起訴書》,起訴黃鴻飛、陳志平集資詐騙罪,起訴馮男男、李揚洋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亳州中院已開庭審理,未宣判。以上合計起訴43名被告人。

      其中檢察院撤回起訴、法院裁定準許的21名被告人為:張校岑、范國強、劉清泉、劉俊新、楊亞麗、尚成鳳、魏春艷、曹影、吳桐、席長彬、邱超、吳旭、劉艷、劉永俠、李慧、劉婉瑩、馬玉俠、曹金義、劉玲、馮男男、李揚洋。


          針對上述情況,我們認為,對于21被告人的撤回,檢察院應當明確作出不起訴決定。刑訴法規定的發回重審,不允許分案另訴。對這21個被告人,要么由人民法院直接判決無罪,要么由檢察機關決定不訴。新《刑訴法》也沒有免訴權,沒有相對不訴的說法,不訴就是無罪。檢察機關這次撤訴,適用的是最高檢察院的《刑訴規則》第459條第四項:“證據不足或證據發生變化,不符合起訴條件的”。這是明確的無罪不訴,應當在行使訴權時明確對這21人作出有司法確定力的結論。這樣,對這些人由于錯抓錯判導致的口供和相關證言,可以直接進行非法證據排除。在本案全案中不能適用。


      第二部分  興邦的融資行為

      有法律依據、政策支持


         《起訴書》指控興邦公司的融資行為,“未經國家有權機關批準”,是無視事實和客觀證據的。

        一、興邦公司的融資模式符合民營企業發展的法律、政策。

          當前審理非法集資類犯罪,有一個誤區,即只審查有沒有人民銀行的金融業經營許可證,而忽略了中國歷史上一直的合法的民間借貸行為,和當地的政府主管部門的批準和同意。單純從銀行許可證來審判,很多合法的政府同意甚至提倡的民間融資行為,都被作為犯罪打擊了。這導致了很多案件的定性錯誤和判決錯誤。

      興邦公司項目融資有充分地政策依據,符合《中小企業促進法》第四條、《民法通則》第六條的法律規定

         《中小企業促進法》第一十六條“資金支持”:“國家采取措施拓寬中小企業的直接融資渠道,積極引導中小企業創造條件,通過法律、行政法規允許的各種方式直接融資”。

      2004年7月16日《國務院關于投資體制改革的決定》(國發[2004]20號):一、(二)深化投資體制改革的目標是:……進一步拓寬項目融資渠道,發展多種融資方式;……;二、(五)鼓勵社會投資。放寬社會資本的投資領域,允許社會資本進入法律法規未禁入的基礎設施、公用事業及其他行業和領域。……鼓勵和引導社會資本以獨資、合資、合作、聯營、項目融資等方式,參與經營性的公益事業、基礎設施項目建設。(六)進一步拓寬企業投資項目的融資渠道。允許各類企業以股權融資方式籌集投資資金,逐步建立起多種募集方式相互補充的多層次資本市場。 

      2005年2月19日《國務院關于鼓勵支持和引導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國發[2005]3號):二、(十一)拓寬直接融資渠道。……鼓勵非公有制經濟以股權融資、項目融資等方式籌集資金。 

          2006年12月31日《安徽省“十一五”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規劃綱要》(皖政[2006]130號):五、保障措施  (二)拓寬促進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融資渠道。……4.充分吸納民間資本,把積聚民間資本作為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企業融資的重要渠道,擴大招商引資,推進民資進民企。通過民間資本創辦企業、民間資本參股或控股、民間借貸方式,大力集聚省內外社會資本。5.拓寬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企業直接融資渠道。……鼓勵符合產業政策的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企業以股權融資、項目融資等方式籌集資金。 

          2007年2月5日《安徽省人民政府關于進一步加快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推進全民創業的意見》(皖政【200】〕1號):12.拓寬直接融資渠道。鼓勵非公有制企業通過股權融資、項目融資等方式籌集資金。 

           2003年,《中共安徽省委、安徽省人民政府關于加快民營經濟發展的決定》(皖發[2003]13號)明確提出:“拓寬民營經濟融資渠道。”“廣泛吸納民間資本和外來投資,”“積極利用民間資本”“支持有條件的民營企業通過股份制改造、上市資本、債券發行等方式籌集發展資金。”  

      2005年,《國務院關于鼓勵支持和引導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國發〔2005〕3號)文件,明確提出應“鼓勵非公有制經濟以股權融資、項目融資等方式籌集資金。” 

         2006年,《安徽省“十一五”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規劃綱要》(皖政[2006]130號)明確提出“大力開展全民創業行動,努力實現創業主體的全民性,吸引更多的民間資本投資創業”。“拓寬促進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融資渠道。充分吸納民間資本,把聚集民間資本作為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企業融資的重要渠道,推進民資進民企。大力集聚省內外社會資本。” 

         2007年,《安徽省人民政府關于進一步加快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推進全民創業的意見》(皖政[2007]1號)文件,按照國務院國發〔2005〕3號文件精神,再次指出“拓寬直接融資渠道。鼓勵非公有制企業通過股權融資、項目融資等方式籌集資金。” 

         2008年,安徽省人民政府以皖發[2008]19號文件,重申了皖政[2006]130號文的精神:“積極啟動民間資本,鼓勵支持和引導民間融資行為。鼓勵群眾以合法收入和資產向非公有制企業或經濟實體投資,增加財產性收入”。 

         從2003年到2008年,“聚集省內外社會資本,推進民資進民企”始終安徽省政府發展民營經濟的重要舉措和連續政策。正是因為有了安徽省委、省政府的政策支持,以及安徽省市各級領導的大力推介,投資戶才敢放心大膽地向興邦公司投資,興邦公司也由一個50萬元的民營小公司迅速成長為我國仙人掌龍頭企業。

          興邦公司“企業+農戶(市民)+基地(市場)”的融資模式(下稱“融資模式”),符合安徽省促進民營企業的政策,能夠解決從事農業產業的民營企業的融資困境。

        二、相關職能部門對興邦公司的融資模式進行了長期、持續的調研。 

          省內外很多政府職能部門和行業主管部門,對興邦公司的融資模式進行了多次的研討、考察,從來沒有提出異議和整改意見,一直允許支持。

          1、2003年3月29日,北京召開“農業產業化和中藥現代化—興邦模式研討會”,研討會對興邦產業化經營的“興邦模式”認真研討后給予充分肯定。

          2、2004年,亳州市銀監會對興邦公司的融資模式進行了調查,未提出任何提醒和風險告知,無任何不同意進行融資和整改的意見。

          3、2005年,亳州市政府政策研究室潘主任帶隊組成調研組,連續多月在興邦公司總部及各分公司種植基地深入考察,并對仙人掌聯合種植模式二年、五年合同及利潤回報,均有研究和明確記載,并就興邦公司的經營現狀和發展規模,向亳州市委市政府提交了詳細的調研報告;政府沒有任何不同意進行的提示。

          4、2004年、2005年,亳州市公安局對興邦公司的融資模式多次進行了調研;沒有任何風險提示和整改要求。

          5、2004年,興邦公司得到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部“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典型案例研究”課題組的深入調研,調研報告《興邦科技的仙人掌產業化之路》,刊發在2004年12月24日的《農民日報》上。 

        三、興邦仙人掌的項目立項、資金自籌,有政府文件明確專項批復。

      2002年11月26日,亳州譙城區發計委《關于建設年產萬噸仙人掌啤酒生產線項目的批復》(計基字[2002]142號),批復“建筑面積8600平方米,總投資金1767.2萬元,資金自籌。” 

      2002年11月26日,亳州譙城區發計委《關于建設年產萬噸綠色食用仙人掌綠豆粉皮、面條生產線項目的批復》(計基字[2002]143號),批復“建筑面積7900平方米,總投資金1600萬元,資金自籌。” 

      2004年4月18日,亳州市譙城區發展計劃委員會“計基字[2004]133號”《關于興邦科技開發有限公司2萬畝食用仙人掌種植項目的批復》“一、同意2萬畝食用仙人掌移植項目立項。二、該項目總占地面積1332萬平方米,建設機井400眼,固定噴灌400套,農機200臺套,建設1300平方米大棚9800座,總投資53380萬元。資金自籌。”要求“積極籌措建設資金,盡快建設,早日發揮投資效益。” 

          2004年,亳州市譙城區發展計劃委員會給亳州市發展計劃委員會“計基字 [2004]79號”《關于轉報興邦科技開發有限公司建設仙人掌果酒廠項目申請立項的請示》“項目總投資3645萬元,資金自籌。”后,亳州市發展計劃委員會做出《關于亳州市興邦科技開發有限公司建設仙人掌果酒項目立項的批復》(計工交[2004]79號)。“項目資金全部自籌解決。 

          亳州市發展計劃委員會“計工交[2004]80號”《關于興邦科技開發有限公司仙人掌飲料項目立項的批復》“項目總投資3144萬元,自籌資金。” 

          2007年5月23日,黑龍江嫩江縣發改委《關于嫩江縣興邦中藥飲片有限公司20萬畝中藥GAP種植基地項目可行性研究報告批復的請示》(嫩發改呈〔2007〕48號文,正式向黑龍江省政府發改委的報告,列項“總投資37846.4萬元,(3.7億)項目全部資金由建設單位自籌。” 

          僅上述六個項目,五個在亳州仙人掌種植和深加工項目,包括果果酒、飲料、仙人掌粉皮、面條生產線、萬噸仙人掌啤酒生產線,等項目所需要的資金。興邦公司就需要籌措資金6.6億余元。一個在黑龍江,中藥基地,3.7億元。總共達10.3億元。

          列項《批復》對資金來源都是“資金自籌”,并要求“積極籌措建設資金,盡快建設,早日發揮投資效益。”說明發展仙人掌是符合產業政策,能夠產生投資效應的。但是建設資金需要自籌,當地政府沒有安排配套的資金或政策扶持。興邦公司自有資金根本不可能完成仙人掌的開發和產業的推廣,進行融資成為興邦公司的必然選擇。而這個民營企業沒有國家財政的一分支持。民營企業這種創新風險產業,也沒有一分銀行的融資可能。唯一的資金來源就是民間融資。除非不上馬這樣的產業。

          在案卷宗證據顯示,興邦公司向亳州市人民銀行申辦的《貸款卡》,但貸款卡中沒有一筆成功貸款的記載。直到2008年,興邦公司還在為申請貸款向姚曉峰、蘇平等人支付了50萬元。興邦公司給國家發改委的文件“(2005)038號”《關于爭取國家扶貧貸款的請示》中也提出要申請扶農貸款2個億(2005年7月19日),截至案發,沒有獲得一分扶農貸款。 

          興邦公司發展仙人掌產業需要巨額資金,但從銀行貸不到款,得不到政策扶持,又不能發行企業債券,更不能通過股市(進入程序復雜,時間長)解決公司所需的巨額資金問題。尋找合作人,就成了興邦公司最后的選擇。這就是被告人吳尚澧在法庭上再三強調的“創新經營模式”的由來,他們要干事業,必須籌措經營資金,否則什么項目也上不了。

          興邦公司作為一家民營企業,發展仙人掌產業需要幾億元的巨額投入,但無法從銀行貸款。興邦公司拿什么投入?這是近十年來民營企業的融資困境的一個縮影。這是一個客觀環境。司法行為,必須要對這種客觀現實,給與充分的理解和重視。司法是根植于社會現實的,不能想當然辦案。本案審理的就是興邦公司經營模式中融資模式是否合法問題,離開融資的客觀背景,就不能作出客觀、準確地界定。

          民間高利融資,控制不好,確實會引發社會不安定因素。但是興邦公司一直支付良好,在公安機關抓人前,沒有一筆壞帳,沒有發生任何事件。其原因是,產業一直在進行扎實的生產開發,用實業支持融資能力;二是針對金融危機,及時進行了產業轉移,涉足房地產等行業,能夠實現企業盈利;三是用吸引股東自愿投資入股等新的經營理念,保持了債權方和債務方的信息對稱和良好的信任關系。在發案前,一直進行良好的運營,沒有出現債務危機。

          四、各政府機關對興邦公司融資模式一直給予支持肯定。

          1、職能部門調查后,未指出興邦公司的融資行為不合法。

          2003年,興邦公司向亳州市政府報批2萬畝仙人掌,政府有批復,內容是“自籌資金”。 且在建設過程中,也有監督檢查。興邦公司想從銀行貸款,貸不到;申請政府政策扶持,也沒有得到,才考慮民間融資。興邦的融資模式也向政府部門匯報過了,并得到了認可。銀監會進行了調查,公安局也進行了調查,亳州市政府政策研究室也進行了深入調研,總體是鼓勵的。對匯報三部門都沒有明確認定違法的意見。

      地方政府相關部門對興邦公司的融資模式進行了調研后,一直未指出興邦公司的融資行為違法。直至案發之前,也沒有告知興邦公司和吳尚澧等人,興邦公司的融資行為是違法的。職能部門調研后,都沒有提出興邦公司融資違法的意見。作為興邦公司和股東吳尚澧等人,更不可能知道興邦公司的融資行為,是不合法的。

          2、職能部門對興邦公司的融資模式給予充分肯定。

         (1)政府及其有關部門連年向興邦公司頒發了眾多榮譽和獎項給予表彰和鼓勵。興邦公司先后被政府和相關部門評為“安徽省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中國民營企業500強企業”、“安徽省民營企業百強企業”、“消費者協會誠信單位”、“2003年度農業產業化先進集體”、“中國衛生健康突出貢獻單位”、“2004年度中國質量信譽之星金榜單位”、“中國公認品牌企業”、“中國產品質量放心用戶滿意十佳誠信企業”、“中國食品市場質量合格衛生達標安全放心企業”、“質量、信譽雙保障示范單位”、“2005年安徽民營百強企業”、“中國最具投資潛力的民營科技型企業”等榮譽稱號。吳尚澧本人也曾獲“中國衛生健康突出貢獻先進個人獎”、“全國優秀企業家”等稱號。 

      (2)原安徽省委省政府領導如王太華、王昭耀、文海英、趙樹叢等,以及省人大主任孟富林、季坤孫和亳州市相關領導等,先后到興邦公司視察、指導、鼓勵。 視察、調研的領導都給予公司的經營模式,至少是實體經營行為,給予了充分的評價。對融資行為,從來沒有反對制止的意見。省市委領導都肯定興邦的生產經營行為。如果興邦公司是集資詐騙犯罪,難道這么多省市領導一個都不能辨別么?當地知道情況的領導都不反映匯報么?顯然難以令人置信!

      (3)政府多次安排吳尚澧參加全國及安徽省重要會議介紹經驗。2003年3月29日,應邀在北京參加“興邦模式研討會”;2005年9月4日“淮海經濟區第18屆市長會議暨首屆區域經濟發展論壇”專門邀請吳尚澧發言;2006年6月24日,在人民大會堂參加“建設新農村與新型農業產業發展論壇”,并進行了典型發言;2008年6月2日,應邀在合肥市稻香樓賓館桂苑會見廳,參加由王三運省長主持召開的安徽省政府《關于進一步加快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實施意見》征求意見座談會,之后形成了皖發【2008】19號文件。 

      (4)從2002年6月10日《農民日報》以《生態效益與美食保健并重,“興邦”啟動食用仙人掌項目》開始,直到2008年9月19日《人民日報》海外版專版《鑒證、中國綠金之光—關于興邦科技集因的發展報告》為止,興邦公司及其仙人掌產業得到國家及地方主流媒體的大量宣傳和報道 。這也是全國近47000戶投資戶一直對安徽和亳州政府有意見,支持吳尚澧,認為是政府欺騙他們,從而群訪不休的主要原因。 

         3、公安機關早知悉興邦公司的融資模式,但一直沒有查處。

      偵查機關在本案刑拘前四年 的2004年的《詢問筆錄》中問吳尚澧:“公司還在采取基地和農戶分組融資模式了?”吳回答:“我們現在全部轉為產品銷售。具體是利用原來全國各地的服務中心轉成制成品專營店以及幾百萬客戶資源來銷售代理我們的產品。另外,從市場上招聘代理商,采取廣告、宣傳相結合的方式進行銷售。”偵查人員又問:“你們以前通過這些服務中心募集的資金都返還和兌現了嗎?”吳回答:“絕大部分資金都已經兌現完畢,剩余一部分是因為種植合同還沒有到期,正在進行回收之中。……這種募集資金的方式從2001年開始,……募集了大約四個億。種植兩萬畝仙人掌需要四個億資金。……公司目前有萬畝仙人掌基地,價值六個億。工業園建設投入五千多萬元,辦公樓、職工宿舍配套設施有近一千萬元。流動資金有一個億。”從上述回答和2005年12月30日吳尚澧回答公安機關的陳述中,可以知道公安機關在當時就已經知道興邦公司經營情況和經營模式的存在,但并未予以查處。也沒有任何整改提醒的意見。現在,興邦公司的情況仍然像當年那樣,怎么前面的募集資金行為,忽然就變成了集資詐騙了? 

        4、“項目融資,合作共贏”的興邦模式,經過國務院有關部門組織專題研討肯定,建議完善推廣。

       安徽、亳州兩級政府及其有關部門,及時發現、注意到了興邦這種全新的經營模式,并上報興邦公司項目融資進行產業化經營的創新模式,結果促成了2003年3月29日,國務院有關部門在京組織召開了“農業產業化和中藥現代化——興邦模式研討會”。來自國務院政策研究室、國務院西部開發辦、中財辦、衛生部、農業部、財政部、國家醫藥管理局、中國政策研究會、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中國農科院及中國農業銀行等部門領導和專家學者50多人,對興邦公司項目融資的興邦模式進行過認真研討,予以肯定,并建議完善推廣。《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典型案例》課題組,在2004年12月24日《農民日報》第八版,對興邦公司的融資模式進行了詳細報道。而檢察機關在本案《起訴書》中,卻有罪推定、有色眼光,說成是“騙取榮譽”進行詐騙。把政府啟動的正常行為,強行認定為興邦的詐騙行為了。這完全違背了實事求是的司法基本原則。

      五、衛生部和農業部規章執行沖突,致興邦公司陷入絕境,迫使轉向民間“轉單”融資自救。

      衛生部的《新資源食品衛生管理辦法》第三條規定“新資源食品的試生產、正式生產由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以下簡稱衛生部)審批。衛生部聘請食品衛生、營養、毒理等有關方面的專家組成新資源食品審評委員會,負責新資源食品的審評。新資源食品審評委員會的審評結果,作為衛生部對新資源食品試生產、生產審批的依據。” 新資源食品在生產之前必須通過衛生、營養、病理等方面的檢測,獲得新資源食品認證,以確保食品安全。

      而農業部優農中心在推廣米邦塔仙人掌時,并沒有遵守衛生部的規定,沒有辦理新資源食品認證。興邦公司從農業部優農中心引進仙人掌種植的時候,農業部優農中心沒有告訴興邦公司需要辦理新資源食品認證。

      2005年10月,衛生部責令興邦公司停止生產和銷售仙人掌產品,全國各地的衛生部門對興邦公司銷售仙人掌的行為進行了一系列的處罰。

      從2002年興邦慘重公司大力推廣種植,開發和推廣仙人掌產品,建立仙人掌產品銷售網路開始,到2005年被責令停止生產銷售仙人掌產品,興邦公司已經投入了巨額的資金。截至2005年11月,在仙人掌種植、開發和推廣上投入的資金已經超過10個億。本來,完全可以從正常銷售仙人掌食品和加工品中,及時回收生產成本,解決流動資金問題。

      但是,衛生部門突然責令興邦公司停止生產和銷售仙人掌產品行為,使興邦公司產品沒有了出路,等于一下子搞死了企業。興邦公司從社會籌集的生產投入資金是要還的,但公司主營仙人掌業務又沒有收入,資金鏈斷裂成了必然結果。 

      農業部優農中心在推廣“米邦塔”仙人掌前,應當辦理新資源食品認證而沒有辦理。也沒有告知引種的興邦公司,需要辦理新資源食品認證;衛生部在農業部優農中心推廣“米邦塔”仙人掌的時候,也沒有主動要求優農中心辦理新資源食品認證,沒有要求優農中心停止推廣米邦塔仙人掌;興邦公司開始種植、開發仙人掌產品之初,衛生部門也沒有告知需要辦理新資源食品認證。

      直到2005年11月,興邦公司投入巨額資金以后,才責令停止生產和銷售仙人掌,巨額虧損已經造成。在案證據同時顯示,事件發生以后,沒有任何一個部門出面協助興邦公司解決這個困難。這不是兩個部委的嚴重官僚主義和不負責任,導致民營企業走上絕境嗎?

      由于不能直接作為食品銷售這一暫時障礙,興邦公司不得不轉向將仙人掌制成干粉,不得不深加工成化妝品和清欣片,提取提取制藥等方式消化市場。

      現在,這3700噸辛苦種植的產品干粉,被亳州公檢法三機關理解為0價值。這是農業部、衛生部行為后的第三把刀。其實還有官方金融壟斷者“處非辦”背后使的第四刀。這樣的公權力對待生產種植者,不是要聯合置民營企業于死地嗎?

      2007年,衛生部通過興邦公司申請的食品新資源認證,但是,此時興邦已經案發,庫存都沒有消化,大棚已被破壞,生產加工已經停止,吳尚澧已經被抓。興邦企業已經被司法機關判了死刑。

          綜合以上證據材料,我們要說明的有三點:一、企業民間借貸,歷史上一直是合法進行的,沒有銀行的許可企業借貸的特別規定;二、政府的許可,是民間借貸的合法依據。有銀行許可證的同等的效力。銀行是行業管理,當地政府是屬地管理;都是政府行政許可行為。三、政府從來沒有預警和制止興邦的行為,沒有任何風險提示。對企業不教而誅,對長期沒有監管提醒的責任,直接由企業承擔所有后果責任,直接用刑罰追究,是不妥當的。


      大爷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