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udqie"><ol id="udqie"></ol></input>

    1. <var id="udqie"></var>
    2. 念斌案:一條微博攪動的中國刑事訴訟制度沉思

      2014-11-29 08:48:11閱讀:38525次




       

      請人人起來負責

      一條微博攪動的中國刑事訴訟制度沉思


      (網民對話錄)

      2014年11月25-26日

      陳有西

       

      @陳有西:【念斌再立案突顯中國刑訴法漏洞】有學者認為對無罪釋放人員可重新立案。這一貌似冠冕堂皇的說辭,體現了中國刑事訴訟中公權專橫無約束、司法無終局權、程序可逆、對公民可永遠嫌疑打入另冊、人權無基本保障。 11月25日 07:57 

       來自  騰訊新聞客戶端// #我在看新聞# 《警方證實重新將念斌列為嫌犯》 http://t.cn/Rz48ttI

      閱讀 373.8    轉發 4150   評論 452     462

       

      念斌再立案突顯中國刑訴法漏洞

       

      [陳有西按]11月25日上午八點,我看到騰訊新聞報道念斌被當地警方再次立案,限制出境,感到非常震驚。發了一條新浪微博。到今天29日上午四天,閱讀量 373.8    轉發 4150   評論 452。按轉發閱讀計,瀏覽量已經超數千萬。一條貼,為什么引起這么多人的關注?是因為念斌案,已經成了檢驗中國刑事訴訟制度的一個標志性事件。其中涉及的很多法理問題,不但觸及了普眾的神經,更開始直接沖擊中國《刑事訴訟法》的基本觀念和基本法理。隨著該博的傳播,很多法理上的模糊觀念開始浮現,我隨機進行了一些回答,四天下來,基本上說清楚了。但是限于微博的篇幅,無法闡述完整。現將我回答讀者的數十條微博,轉發于此,同時理出比較有代表性的觀點,進行一些深度解答。希望刑法學家、法律人、各位讀者,大家都來思考這些比較專業的問題。當然,也期望福建公安機關的干警,能夠看到這些評論。客觀冷靜地思考一下。

       

      一、刑事程序不可逆,不得重復評價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洪道德認為,對無罪釋放人員重新立案偵查并不違反法律規定,但要有新的證據。不過,在第一次與犯罪嫌疑人接觸之前,偵查機關并沒有告知立案依據的義務。

      陳有西:【念斌再立案突顯中國刑訴法漏洞】有學者認為對無罪釋放人員可重新立案。這一貌似冠冕堂皇的說辭,體現了中國刑事訴訟中公權專橫無約束、司法無終局權、程序可逆、對公民可永遠嫌疑打入另冊、人權無基本保障。

      @謝佑平:漏洞在于,中國法律中沒有“禁止雙重危險”原則。

      陳有西:對。學者為這種錯誤觀點背書是非常不妥當的。刑事程序不可逆,不得無休止重復評價,司法權終局,無罪推定,必須確立起來。如果允許警察的懷疑權,就可以限制公民自由,則中國人人皆囚徒。

           行政法中,有“一事不再罰原則”,指同一主體,不得因同一法律關系,同一法律行為,受到兩次以上的行政追究處罰。

           刑法中,有“禁止雙重危險原則”,指任何人,已經依照一個國家的法律和刑事程序,被已經定罪或者宣告無罪的,就不得以同一罪名,再予第二次審判和懲罰。中國現行《刑事訴訟法》沒有作出明確的規定,但是1979年《刑法》、《刑訴法》實施以來一直這樣執行。1983年“嚴打斗爭”時,中央政法委明確發過文件,對已經判刑勞改的罪犯,不得拉回來重新加重判死刑,即禁止“回頭看”案件。

          美國憲法修正案《權利法案》第5條的規定:“任何人均不得因同一罪行而被迫兩次遭受生命或身體上的危險”。

           聯合國《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4條第7款規定:“任何人已依一國的法律及刑事程序被最后定罪或宣告無罪者,不得就同一罪名再予審判或懲罰。” 中國政府已經于1998年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但是一直沒有提交人大通過。

       

      二、公民生而有自由和尊嚴的權利,無需舉證

      @李子暘:陳律師知道誰是兇手嗎?能擔保念斌肯定不是兇手嗎?如果不能,警方立案偵查殺人案,有什么不妥嗎?

      陳有西:你能證明你不是兇手嗎? 如果警察同樣這樣問你,你如何去證明?你同意他們一輩子查你,不讓你出國嗎?別以為這種命運輪不到你。你也是在中國。

      公民沒有義務證明自己沒有犯罪,相反,公權力要證明一個人是罪犯,犯了罪,必須動用國家刑事偵查的強制權力,搜集足夠的有罪證據,來證明一個人犯了罪。送上法庭定罪。法律原理規定,公民不得被強迫自證其罪,也沒有義務,人人去證明自己沒有犯罪。因為人人有與生俱來的自由、平等、獲得人格尊重的權利,不受任何非法剝奪。

      如果規定一個人必須自己證明無罪,那么,如果一個小區發生了殺人案,八年破不了案,整個小區的幾百上千名鄰居,都有了證明自己沒有殺人的義務,人人都可以永遠被懷疑殺了人,公安可以將上千限制出境,每天傳喚,列為嫌疑人,查你十年八年,那么人人都會生活在警察權力的恐懼之中,一個國家就是一座活監獄。

      念斌已經被偵查審判了八年,四次判死刑,最后高級法院判決無罪,還要他自己去證明自己清白無罪,這是非常典型的警察濫用職權的國家才會有的怪事。

       

      三、刑法的無罪推定原理

      張小木木夕互聯網出現后,當為兩個階段:第一,法律被盲目挾持,被好心但不理智的網民所挾持;第二才是理性理智步入正軌的全民監督時代,真正的法治也是在這一基礎上才能實現。我們與其他國家的差距雖說不是一點兩點,但畢竟時代始終是會向前發展的,對祖國發展充滿信心

      韭公主:表明公權力可以無休止對一個公民糾纏,處于弱小地位公民權利無法保障,收到無休止的迫害。如果你對一個人有仇,只要告他就行了。

      寧靜致遠ws:確實太不公平了!公安局隨時可以聲稱自己找到了新證據,糾纏不清。假如這次證據仍然無效,是不是又要折騰人8年?假如這個8年過去了,公安局是不是可以聲稱自己又找到了新證據,再折騰個8年?無論此人是不是真的殺人犯,此案已經結束!

      @張進德微博: 刑訴法對被告人權利的保障必須一攬子解決。那些所謂循序漸進的修法在實踐中屢遭踐踏。沉默權和禁止雙重危險應當成為下次刑訴修法的重點。

      陳有西:回復@huyanxing:感謝互聯網,原本在大學課堂里的一些高深的法理知識,也能讓沒上過法學院的人去了解、思考了。冤案曝光,促進了中國法治進步。無罪推定,不得強迫自證其罪,不憑口供,刑事程序不可重復評價,逮捕權歸法院不應歸公安檢察,中國的法治正在艱難地一點點地開化,走出蒙昧蠻荒時代。

      一個社會中,任何個體相對于強大的公權力,都是渺小的。公權力可以動用國家的一切武力和強大的財力、物力、人力,對公民采取全方位的包圍和審查。用關押、搜查、秘密技術、審訊、旁證調查,來證明一個人有沒有犯罪。被查的人,喪失了行動的自由和自衛的能力,甚至受到極不人道折磨。

        在這樣的環境下,法律給了其一個救濟,那就是無罪推定、法益歸被告原則。一旦公權力經過慎密的偵查,仍然無法獲得充分的確鑿的證據,證明被告人有罪,那么就推定其無罪,不予追究。

      需要說明的是,無罪推定的判決,是明確的無罪判決,不是表面上無罪,實際可以懷疑他有罪,以有罪人對待之。這一點,現在很多辦出冤案而又不甘心的公安、檢察機關的人,是不明白的。法律人要努力消除意氣用事,但是事實上非常難以做到。拿著一個無罪判決書,他心里仍然將被告當罪犯看。念斌案,就是典型的這種不懂法的觀念在作怪。

       

      四、有些愚昧并不是天生的

      _阿_空:回復@北京黎元君律師:不是你說沒證據就沒證據,人家既然又要重新啟動,那肯定是又有了新的證據!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沒有新證據呢?

      律政阿勇:宣布念斌無罪并不能說明念一定不是真兇,當年四次判念斌死刑的時候,肯定是有證據的,只是以前按“疑罪從有”,現在按“疑罪從無”。“疑罪從無”是一種價值判斷。“疑罪從有”,可能會冤枉一部分好人;“疑罪從無”可能會放縱一部分壞人,兩害相權取其輕。

      Gromit_Gao只看到公權無約束,對面的疑犯和罪犯又何嘗不是如此?呼格吉勒圖這樣的案子早就終結了,為什么憑幾句口供就要重審?要不然給司法絕對終局權,終審之后誰也不能提請再審如何?

      云龍散人2012:回復@似是未了:冤案重審,和被宣告無罪后,再以同一罪名立案是兩回事。

      洞庭漁夫----張:知律者不一定為師,不要汄為只有自己就正確。從廣義來汫,一個刑案未破,警察和社會根據自己的認知可以去懷疑任何人,反過來仼何人都有可能被懷疑。警察辦案都是根據已知條件逐步排除疑人,最后集中到一點,再由法院依法判定。此案未破,念為什么不能被懷疑,法院難道還判了不準懷疑他?據說還找到念犯罪的新證。

      華大1950:導盲犬不知牽它的人是境外亂華勢力豢養的奴才,還拼命為他開道。

      寧當睜眼瞎:讓@李子暘去體驗下強大公權下的自證其清,保證他不會這樣說了。

      胡楊麟:在中國完全可以對未完結的案件重新立案,是符合法規的,在美國是不行的,比如辛普森案刑事部分無罪就是最后結果,念斌案經過重新偵察補充證據,完全可以再次提交法院,送兇手去西天報到。

         @王志安: 為了避免國家公權力對某個公民無止境的刑事追訴,應該將避免雙重危險寫入刑事訴訟法。不管念斌是否是兇手,只有被判無罪,就不該再以同一罪名被起訴,不管是否有新的證據。

          瓊之驢:為了避免律師偽造證據擾亂訴訟,應該廢除律師這個行業。

      @知青記者: 對一位小民如此進行迫害的,史無前例,聞所未聞。

      律政阿勇:“疑罪從無”是個理念,“疑罪”只是證據不足,達不到確實充分的程度,不是一點證據沒有,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按無罪處理,如果以后發現了新證據,比如找到了攝像頭錄下的他的殺人過程,還是可以重新立案偵查的。

      最美山水間:8年偵察的結果都被法院否定了,10天后就有了新證據?可能嗎?

      陳有西:回復@美國律師Kevin:是的。奴才不知自己被奴役,還教育別人應當甘心做奴才。

       

      五、冤案制造者自己遇到冤案才會猛醒

      大臉貓Tom:#對念斌再立案完全合法#我不知道陳律師為何帶著這么大的情緒談此事,在宣判念斌無罪的當天,我就寫了微博,明確指出,念斌99%就是投毒者,只是中國當前推進疑罪從無這個理念,這是法治上的進步,但絕不代表念斌是冤案。起碼公安還在為這個案子繼續偵查而努力,你要說是公安在對念斌打擊報復,那是笑話。

      容若風流:“人民不得為同一罪行而兩次被置于危及生命或肢體之處境”,對于美國憲法修正案中的這句話,大多數國人不能理解.因為他們未遭受念斌這樣的”奇獄“,無從感受當一個公民陷于政府的執法人員無休無止的糾纏時那種絕望的心情。他們只知”殺人償命",卻不知命案必破是以犧牲公民所擁有自由和權利為代價!

      游小龍YXL:折騰公民可以是公權力每天的工作,但被折騰的公民則完全沒辦法正常工作生活,誰能扛得住?!公權力不被約束,每個人都會成為囚徒!

      重慶李建律師:回復@多重結構納米材料:如果這樣,一個人永遠都洗清不了自己!你也可能是受害人!

      陳有西:回復@匆先生:說得對。有些人,包括那些辦錯案的公檢法人員、官員,是只有到自己或者自己親人被錯抓冤判,才會猛醒的。我們律師經常在看守所里聽到這樣的懺悔。律師并不是特別聰明,特別明白,只是因為見到得多了。才會思考。一些人,特別是混混,只可用殘酷的現實教育他。

       

      六、發現犯罪逮捕真兇是國家義務

      江南閑人2008:把真正的罪犯捉拿歸案,才能給警察帶來應有的職業榮譽。否則就是丟丑,而無辜公民可能繼續被侵犯人權。福建平潭公安就這么沒出息?

      然而未至:回復@云深處80:眼瞎嗎?只要念斌確實殺了人,就不得好死,這句話可能不懂嗎!

         然而未至:不管你怎么說,我只關心殺人犯是否被槍斃!別扯什么道義啊、人權啊、自由啊、奴役啊,那都是空話大話,只要念斌確實殺了人,就他媽的不得好死!!追求程序正義無非是為了得到更多的結果正義,程序是服務于結果的!

      陳有西:說念斌不應被第二次立案偵查,不等于說案件不要再立案偵查。相反,由于高級法院已經排除了念斌的嫌疑判決無罪,公安機關八年后應當立即啟動全案的重新調查。被毒死的孩子的沉冤必須得到昭雪,真正的罪犯應當偵查發現逮捕歸案。這是公安機關的神圣職責和法定義務。但是,不能因為破不了罪,發現不了、逮不住真正的罪犯,就將一個無辜的人抓來當替罪羊,把他冤枉打成兇手,判處死刑。這不但是瀆職,還是新的故意殺人犯罪。但是這種制造冤案的人,到現在還沒有受到追究,相反想通過無休止的重新立案偵查,來掩蓋自己辦出大冤案的罪行。這是念斌案復雜的總根源。

       

      七、中國逮捕權要改革

      @仁懷謙:什么時候逮捕權歸法院了,中國的法治才算上了臺階。盼快馬加鞭!

      陳有西:非常對。這一點,要先向全國人大、立法專家、法學教授普法。當前中國,最懂法的人,恰是最不懂法的原理的。

      羈押先聽證,法院來審批,必須引進到大陸司法中。 越早越好。

      除暴力犯罪等少數幾類外,保釋偵查,應成為常態。

      @消防監督虎蠅多:法院獨攬逮捕權,也不太好吧。

      陳有西:這不是法院獨攬。法院也是人構成的。是兼聽制度來決定。像阿扁案,關著查他,還是取保在外查他,法院召集控辯雙方,聽取意見后才能決定。不由警察、檢察一方決定。

      @立楚臺:法院管逮捕,他能夠不受先前影響進行審判嗎?

      陳有西:回復@立楚臺:羈押審查庭(或稱治安法庭),和正式審判合議庭,是分開的,防止先入為主。在大陪審團審理結構下,羈押庭更不可能影響審判庭。

       

      八、可以繼續懷疑但不能限制權利

      清平的世界thl別什么你們律師說合理就合理!如若真有新證據,證明他有犯罪嫌疑,難道就對他不能立案了?

      春煖花開:問題在于,他真的是被冤枉的嗎?

      千葉寒985:證據不足宣告無罪之后,又發現了新的證據,當然可以重新立案偵查。這和禁止雙重危險是兩回事,什么“立法漏洞”?

      李子暘:兩條人命的大案,限制出境配合警方調查,都不行嗎?警方不破案,你高興嗎?

      陶仁雨:在案子還沒有破,真兇還沒有被抓獲定罪以前,就把被無罪釋放者描述為悲情英雄,這不是明智的做法。中國不懂法治、熱衷政治的律師太多。

      陳有西:公安機關在重新偵查中,對任何與案情相關的人,都可以懷疑,列入偵查范圍。當然包括念斌。但是,由于念斌已經經過審判,判決無罪,如果發現確鑿的證據證明有罪,也只能由檢察機關提出抗訴,由法院對原來的案件進行重審,而不是一個新案的第二次偵查起訴審判程序。法院的生效判決,只有法院自己來糾正撤銷,公安機關沒有權利撤銷,和作廢生效判決的權力。

      懷疑權,不等于立案權。對別人可以進行立案偵查,而念斌的立案偵查已經結束,不得再偵查。因為《刑事訴訟法》對偵查是有嚴格的時效規定的。偵查三個月,審批延長三個月,退回補充偵查兩次三個月,念斌案已經偵查起訴審判了八年,所有程序時效都已經用完。因此,對念斌已經沒有權利進行限制自由偵查,他已經是完全自由的。包括自由出國。平潭公安限制其出境,是直接違法的。

       

      九、司法審判權是終局權力

      @肖芳華律師: 很可悲,連學者也是這種觀念,中國人就活該沒有自由。 

      能搬能扛富公子:虧你還是個律師,罪犯第一次逃過審判還成免死金牌了?

      珠峰雪崩:終審判決已經生效,案件事實已然固定,何以再為嫌疑人?

      富來威老吳:跟蹤學習:1)警方是否可以立案,有學者認為對無罪釋放人員可重新立案。是嗎?2)司法終局權如何理解?念斌案第2你不得不知道的事情!

      陳有西:一個國家,公安、警察的責任,是偵查發現犯罪,抓獲嫌疑人,收集定罪證據,送上法庭,進行審判,保護人民。檢察機關審查公安的證據和偵查結論,同意的,向法院提起起訴,不同意的,可以不起訴或者退回補充偵查。律師的責任,是聽取被告辯解,審查控方定罪證據,發現問題,代理被告,陳述無罪罪輕的理由,為被告提供專業法律幫助。

      兩造到法院上交鋒,讓法庭兼聽審查,核對雙方證據并聽取質證,最后居中公正釆信和否定證據,根據法律條文規定,作出定罪量刑。因此,法院的判決是終局性的。

      他審查了公安、檢察的證據和觀點,也審查了律師的證據和觀點,最后作出了判斷。這個判決是中和的結果。控、辯雙方都有被法院否定掉的事實和證據、觀點。雙方不能在法院判決后,再堅持自已的觀點拒不服從。對于不服的,只能通過上訴、抗訴、申訴進行救濟。

      公權力尤其要收斂,不能濫用權力,對抗法院,反復重新偵查。將一個已經判決無罪的公民,將他永遠處于懷疑待定之中,處于恐懼之中,更不能歧視和限制自由。這是對司法權的尊重,也是對一個國家法律制度的尊重。如果公安、檢察可以不遵守法庭權威,不遵守法律秩序,國家秩序將一片混亂,別想讓人民遵守。

      因此,司法審判權是終局的。公安偵查權不能挑戰和違反司法終局權。

       

      十、念斌可以提起三項控告和訴訟

      主升浪1993:關鍵問題是刑訊逼供沒有受到任何處罰,甚至沒有任何壓力。

      @huyanxing:想問一下陳老師,念斌可不可以就公安損害個人權益之類的理由起訴當地公安部門?

      @陳有西:回復@huyanxing:念斌可以提起三項訴訟:1、控告公安機關檻用職權,重復立案;2、提起司法冤案國家賠償訴訟;3、提起行政訴訟,告公安機關非法限制出境權利。

      @傻傻的老螞蟻:這三項的中第一項向誰去控告呢?還是去公安???

      陳有西:回復@傻傻的老螞蟻:職務犯罪,檢察管轄。

       

      十一、請人人起來負責

      陳有西:【請起來負責】不阻止,荒唐可笑的東西就會登堂入室。王立軍判刑了,但他力推的對國民監控的特務手段天網行動,正在大行。福建對判決無罪的重新立?,無常識到荒謬,但御用學者在背書,水軍在呼應,中國法院的無罪判決書,將來可以被警察權拿來擦屁股,這樣荒唐的事,也會習慣成自然。一個初中語法都不會及格的人,因為一次接見,可以當市作協副主席,不可能的事就可能給你看。社會價值觀,完全被阿諛奉迎顛覆,這是國家沉淪的先兆,與我們每個人相關。

      @hsiangzheng:案件沒有破不該重新立案嗎?

      陳有西:回復@hsiangzheng:重新立案是必須的。從念斌無罪判決生效的那一天起,重新偵查就必須啟動。但偵查對象必須轉移,念斌不是嫌疑人,對他的偵查已經終結,所有程序已經走完。司法權已經給他下了排除結論。如偵查牽出的真相涉及念斌,也是抗訴再審,而不是新案重立。福建有關公安機關把這搞混了。

      不系舟自橫:有道理!松柏寒:陳律正解~

      知乎者耶:深夜看陳老師微博,學習到很多法律知識,體會到法律的精妙.

      @春泥夏雨: 即便是按照陳的道理,警方重新偵查完畢,再抗訴再審也沒有任何問題。

      陳有西:申訴再審程序,不能再對念斌釆取強制措施,限制任何自由,包括出國。

      龍王G:關于此案指出公安局重新立案的錯誤的人許多,但是從法理上講透了的是有西先生。[good]

      鵬鵬同學v:考題的標準答案

      永樂大典:請教陳律專業問題:像福建公安這個搞混的行為,律師可否起訴他們違法?(不是代理)

      陳有西:回復@永樂大典:律師不能起訴。訴權基礎是權益相關性。因此只有念斌可起訴。

      @Deo璟:我國目前公檢法相互制約配合的理論把偵查權提升到和審判權并肩的高度,該理論實則使得本應聽從于審判權的偵查權游離于審判之外,警察國家就此誕生!法院檢察院只是走形式,偵查綁架審判嚴重破壞司法權威,嚴重挑戰司法公信力!

      陳有西:回復@Deo璟:說到關鍵了。

       

      十二、法律是每個公民的保護神

      @思考司考-:對念斌就不得再立案嗎?

      陳有西:回復@思考司考-:很簡單。如果你是念斌,法院判你無罪后,警察仍然把你一輩子作為嫌疑人偵查,監視你,傳喚你,審訊你,不讓你出國。你覺得你喜歡這樣的法律嗎?你喜歡這樣的國家嗎?法律其實很簡單,它只是常理的規約,社會常識的制度化。

      xushum陳律說的太好了,常理的規約,社會常識的制度化。少講點核心價值觀,少講點正能量,讓社會回歸常識,就目前而言,這就夠了。

      拜仁拜仁這個提議很理想。但在中國有太多利益關系,這種方案難以可行。另外有一點很涼心的是,對于那些搞冤判錯判的法官,人民竟然能夠同情他們,說他們是受壓力的。可是不想想:他們為了保住自己烏紗,在明知冤枉的情況下還是枉殺一條人命,這不就是故意殺人嗎?老外有個提法叫“1厘米特權”。

      aiguomiguo陳大律,我想現在很多人都在想這毒倒底誰干的呢/

      陳有西:回復@aiguomiguo:念斌律師辯護分析中已經發現真正犯罪的一些線索的。只是偵查犯罪不是律師的任務。這個投毒案,原來辦錯案的偵查人員應當全部回避,由上級另組偵查組。重新梳理全部線索和疑點。

      隗有新念斌案能夠推動中國司法獨立、有效監督和制約公權力的濫用、法律不被僭越、程序不被踐踏、真正實現法治憲政民主制度與否,律師先行。

         陳有西:重申要點:1,無罪判決后,應立即另組偵查組重新偵查;2,偵查不得針對無罪既判人,其已被司法確認無罪,排除嫌疑;3,偵查其他人時,如牽涉到既判人,可一并偵查甄別,但不得對其釆取任何強制措施;4,有新的確證證明既判人有犯罪事實,通報法院再審,或通報檢察抗訴,法院裁定重審后,下達逮捕令。

         三級龍井Salesforce:非常好,這才是正能量

         2012南山樵夫:這樣解釋就比較清楚,不易產生歧義!

         英雄山路小學:司法判決的既判力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

         法鎖天下:此解釋甚為精彩。

         善良老來福   確實有東西,且很沉重。陳有西,文如其名。

      @洞庭漁夫----張  您這四點還說得比較好,不過有兩點還是沒說到位。一是警方有權對嫌疑人在一定時間內采用監控指施,如監視居住、限制出境等。監控措施不等于強制措施。二是警方獲得的新證據是提交檢察院,不是通報,也不須直接提交法院。因為在我國除至人輕傷以外的刑案都是公訴案,是否逮捕起訴抗訴都是檢察院的事。

      陳有西:你這說法是錯誤的,1,法院的無罪生效判決,相當于人身保護令,警察無權逾越。只有法院自身有權再審糾正。2,監視居住就是刑事強制措施,去學點刑訴法。限制出境,屬于邊控措施,只對嫌疑人可用。法院巳排除他。法律是嚴謹的科學,不要信口開河想當然。

      吳金邕的新圍脖書生之見!無罪推定依法辦案等等只是法律的精神,是書本上的文字。而有罪推定殘酷斗爭才是現實世界的行為準則。兩套規則,一虛一實,不可混為一談。而我國的司法是以唯物主義為指導的,怎么能 管精神的事?

      王二灬kop:回復@吳金邕的新圍脖:滿嘴殘酷斗爭的,無一例外都是被人殘酷斗爭著的loser。

      陳有西:回復回復吳金邕的新圍脖:書本上的?好吧,我幫助你找條法律上的。《刑事訴訟法》第十二條 未經人民法院依法判決,對任何人都不得確定有罪。

      @騙人的鬼話:有西兄,給您潑點冷水,中國目前還不是民主法制國家,依法治國有相當長遠的路要走。

      陳有西:回復@騙人的鬼話:法律原理是人類的。所謂“中國特色”是騙愚民的鬼話。

      老FK:一直在關注您的微博,學到了很多。此事是否可以這樣理解:公安立案是他們內部的程序,他們可以懷疑任何人并進行調查,但是因為有了無罪判決在先,不能再使用任何強制措施,包括邊控。

      陳有西:你說得很對。理解正確。

      2014年11月29日晨8時


      陳有西:浙江警察學院兼職教授、浙江省公安廳法律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大學律師學院教授、法律碩士導師。最高法院人民法院出版社《定罪量刑指南》一書主編。


      大爷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