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udqie"><ol id="udqie"></ol></input>

    1. <var id="udqie"></var>
    2. 陳有西:中國律師業值得期待

      2012-12-23 17:35:59閱讀:6143次

      瑞典玲蘭


       陳有西:中國律師業值得期待

       

          這一期《杭州律師》出版的時候,新的《律師法》施行已經一個多月了。不出業界的預料,這部法律關于律師權利部分的內容,在實施中遇到了很大的阻力。關于無需批準的會見權,基本上被擱置。北京政法五家還出臺了明顯同該法不相符的文件,重新設定了48小時批準會見權。法律圈內出現這種用文件否定剛出臺的法律的事,在新中國立法史上還真是少見。由于要否批準、要否偵查員在場,公安、檢察觀念不同,檢察說不用批準不用陪同,看守所說必須有批準有陪同才可以會見,有的律師在看守所和檢察院之間來回六七趟,才見到嫌疑人,比修法前反而更麻煩了。無獨有偶,《政府信息公開條例》五月一日實施后,原以為律師的調查權會有個突破,但實際情況卻是,工商機關按照該法規23條“第三方商業秘密需經其同意公開” 的規定,把企業檔案分成內檔外檔,原來能夠查檔的企業信息反而都不讓律師查了。國務院的《信息公開條例》成了《不公開條例》。說得再遠一點,我國準備修改的《國家賠償法》,多年來國家準備的賠償預算都基本沒有動,成了《國家不賠償法》。類似的在中國依法治國的進程下發生的“進一步、退兩步”、“大法授權、小法收權”、“法律在執行環節中衰減”的現象,已經太多了。而這種“衰減”的原因,大多來自于公權。依法治國的歷程真的非常漫長,這已經不是理論問題,而是一個每天在發生的現實問題。

      中國是一個權力觀念根深蒂固的國家。法制的作用,是想給無限制的權力套上一點韁繩,稍微有點約束。因此,沒有任何權力背景的中國律師,想用法律這個韁繩去約束權力,為民權爭得一點地盤,難度可想而知。律師權力實際上并不是律師的,而是代表著一種公民基本權利。象《律師法》的擴權,于律師并無多大好處,相反會大大增加工作量和責任。律師權利擴大到何種程度,實際上體現了民權被保護的程度。江平教授說:律師興則國家興。這句學者語言深含政治哲理,同我們黨和政府現在強調的“親民政治”有異曲同工之妙。

      如果把公權和民權比喻為兩片磨盤,當今律師就是這兩片磨石中間的豆漿或者齏粉,處于這種沖撞的前沿。因為現代專業分工的社會,民權中的很多法律層面的企求,都是由律師運用專業知識進行過濾和梳理,去進行代言和實現的。很多社會進步中的碰撞,都會通過律師的執業活動體現出來。民權擴張是社會和諧的基礎和必由之路。汶川大地震事件,我們的黨和政府得到國內國際社會的一致肯定,主要就是因為建立在民權、民利基礎上的高效反應和盡職工作,得到了民心的巨大回應,包括這樣空前巨額的比政府拔款還多的自發募捐行動。

      民權是一個廣義的范疇,包括了公權力機構的人們的基本權利。公權執法者暫時不能理解《律師法》的規定,認為不合中國國情,在實踐中不予執行,其實這種行為損害了包括他們自身在內的一些公民的基本權利。因為公權從業人員在很多情況下,也會成為公權約束的相對人。但是從執法地位出發,他們一時還無法意識到這一點。

      從我們現在的接觸來看,公權力機關的人也不是出于自利的目的,而只是一種觀念上的碰撞,并不是故意刁難律師。律師會見權的立法突破,在中國幾千年的法制史中是一個重大轉折。被告也有權利、一到案就可以見律師、這在中華法統中是不可想象的。我這段時間一直在想,如果《刑事訴訟法》先于《律師法》修改,或者同時修改,很有可能會見權這一條規定就無法通過。因為無論從觀念上還是司法實踐中,中國好象都還沒有作好這樣保護人權的準備。這就象《行政訴訟法》,實施快二十年了,真正的立法目的仍然沒有完全實現。

      十三億人口的中國,已經有十三萬律師,正好萬分之一,律師在中國還是稀缺資源,一支小小的力量。這一代的中國律師,注定要為國家法治進程付出等待和焦慮的代價。今年五月初,為浙江省律師協會舉辦的新律師上崗培訓作《律師法》講座,全省擬參加的新律師竟然有一千二百多人。而整個浙江二十多年發展,執業律師也只有六千多人。深深感到,中國的律師業真的是一個朝陽產業,中國的法治進程值得期待。如果把文革后恢復執業的秦國光、曹星、李國基、鄭傳本等老律師算作第一代,我們現在努力在激流中奮爭的算作第二代,那么,國家開始正規法學教育、統一司法考試后選擇這個行業的年青律師,可以算作第三代。他們遇到的將是一個更能有所作為的時代。我們前兩代為中國的法治進程在探索、在承受、在經歷著其中的甘苦哀樂;而第三代、第四代的青年律師們,將會享受國家法治進程加快、公權力機關人們法治觀念更新、全體律師共同努力而一點點積累起來的成果的好處,迎來一個真正能夠發揮作用的時代。

      中國的律師業值得期待,愿有更多的人們能夠為此執著地努力。

       

      作者:京衡律師集團董事長兼主任,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憲法與人權委員會副主任,杭州市律師協會副會長,《杭州律師》雜志主編。這是他2008年7月為《杭州律師》所作的序言。


      大爷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