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udqie"><ol id="udqie"></ol></input>

    1. <var id="udqie"></var>
    2. 陳有西:法院副卷與偵查機密的若干問題

      2018-11-28 18:12:01來源:原創閱讀:1171次





      法院副卷與偵查機密的若干問題

       


      陳有西


                                                     2017315日)


         國家司法行為中,公開性和保密性是一對矛盾。公開性,保障司法行為的公正性,而保密性,主要保障司法行為的科學和效能。

       

           刑事案件辦理過程中的相關案情和案卷材料的保密問題,涉及到司法的公開化、民主化和專業化、秘密性的一些根本性的邊際沖突。過分強調保密,會損害司法的公開、公平、公正和社會的知情權,以及新聞輿論監督;而過分強調不受約束的公開,將偵查階段等同于審判階段,則有可能導致影響案件偵查,妨礙偵破和追捕逃犯,影響司法行為的專業性、科學性和保密性,導致案件過早被社會輿情左右,產生消極因素。

       

           這些邊際問題,在理論上和實踐上如果不厘清,對于當前中國的刑事律師和新聞記者,危險性的威脅是非常現實地存在的。從貴陽小河案關于“偵查終結報告”保密問題的討論開始,到江西樂平案的“閱卷請原事件”,再到河北聶樹斌案的律師閱卷權爭議,關于法院刑事案件副卷和公安偵查終結報告的保密問題,開始進入平時不太了解的公眾視野,展現了許多的觀念沖突。三起事件發生時,網上輿論都是從當時的情勢需要發言,很難客觀理性地展開分析。現在事件基本已經落定,對這些模糊界線進行一些超脫的評析,是有必要的。

       

       

       

                      問題的提出及爭議焦點

       

           2012710日,貴陽小河法院審理黎慶洪涉黑案。律師從法院閱卷中,發現了公安打黑專案組的《偵查終結報告》,其中有公安領導的內部批示內容。圍繞能不能將之公開,辯護律師團發生了巨大的爭議。一種觀點認為,通過法院閱卷獲得的所有案件證據,都是公開開庭中可以進行公開質證的材料,可以由律師向社會公開,不受任何約束。一種觀點認為,公安機關的案件《偵查終結報告》,涉及偵查機密,雖然公安辦案人員誤將其放入正卷,由律師閱卷復制到,但是這種失誤不能故意加以利用,不能向社會公開。最后律師團個別律師采用了折衷的方式,通過網絡公布了批示內容,沒有公布《偵查終結報告》原件。我當時是力主不能公開的,當時受到一些不了解公安偵查工作的人的網上攻擊。

       

          2015年,為15年前江西樂平奸殺碎尸疑案代理申訴的多位法律援助律師,在真兇出現一年多后,從511日起到江西省高級法院申請閱卷。由于不被允許,在法院門口請愿絕食等堅持了13天。當時的網絡輿論,都是認為應當同意閱卷,批評法院。另外一些專業人士則指出,閱卷權不因為當事人委托就當然取得,要根據法院的再審立案程序,進入再審程序后,法院才能讓辯護律師閱卷。律師不應采取非理性的方式,去強行要求閱卷。此案以一些參加請愿的辯護律師和社會人員被捕判刑、法院立案再審后律師順利進行了閱卷辯護,法院再審改判了2006年被判死緩的村民黃志強等五人無罪。

       

          20141222日,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向聶樹斌母親送達立案復查決定書。20141219日,內蒙古公、檢、法等部門啟動呼格吉勒圖案的追責調查程序。20152016年,這兩個案件最后都被認定為錯殺,獲得了平反昭雪。這兩案的追責討論,牽出了一個真正決策責任人的追問,即誰是導致這兩個年青人被冤殺的元兇,誰是當時死刑判決的決策人。通過律師的披露,一個從未被社會公眾知悉的名詞浮出了水面:法律副卷。一些人這個問題永遠查不清了,而律師告訴社會:謎底是有的,都在法院副卷里面。只要真正想問責,調閱法院副卷就會一清二楚。

       

          其實,還有更多的社會不知道的:公安偵查,每個案件都有沒有移送檢察院、法院的自存副卷。檢察審查起訴,反貪局自偵,也都有自己檔案保存的副卷。這些副卷,是永遠不會在法庭上亮相的。

       

       

       

      副卷里都有什么

       

            法院、檢察、公安的訴訟案卷,一般都分為正卷和副卷。正卷律師等訴訟參與人能夠查閱復印,公開開庭能夠出示。而副卷只是政法機關內部辦案人員自己查閱,和出現錯案責任追究時,專案組和上級審查人員可以查閱。律師和訴訟參與人不可能看到。法院檔案人員如果擅自泄露,會按泄密行為進行行政追究甚至刑事追究。

       

            201622日,我在新浪微博上發表了 《有西微語(十):這個結論,比沒有結果更殘忍》。針對騰訊新聞報道中披露的《呼格案公檢法系統27人被追責》 ,都是一些黨政紀處理,作了評論:冤案反坐,我們今天真不如封建法。這種輕打輕拍,不如不追究。刑訊逼供和玩忽職守今后會更烈、更肆無忌憚。我們什么要關注冤案?因為它危及每一個平民,包括認為自己一輩子不惹事的以為永不會出事的好人。無人可以幸免。關注冤案,就是關心自己。

       

           一些網友提出,這些真正的責任者現在已經無法查清。 法官、檢察官會留下卷宗材料,政法委干預往往不會留痕,怎么追責?追了他們也不會承認。 我隨后回復:不會無法查明。法院副卷里,會將所有的批示、電話記錄、討論記錄、會議紀要、死刑命令全部保存歸檔。一調副卷內檔,所有死刑判決過程和責任人一清二楚。

       

           早在貴陽小河案發生公安偵查終結報告能不能公開的問題時,我同樣說到了公安、檢察、法院的副卷問題。2012710日,我回應一些質疑時,連續發了七條微博。內容如下:

       

          關于《公安偵查終結報告》,是不是屬于可以公開的內容,目前《刑事訴訟法》和《律師辦案規則》,沒有明確規定。全國律協常務理事會2000221日 [2000]律發字第8號《律師辦理刑事案件規范》第四章第44條規定:“律師摘抄、復制的材料應當保密,并妥善保管。”而對于已經公開開庭質證的材料,是不是還負有保密義務,沒有規定。

       

          公安機關的辦案流程:案件偵查終結,偵查員會制作《偵查終結報告》,這是公安內部上報局長是不是移送起訴的意見。在作出移送決定后,會在此基礎上,寫作《起訴意見書》,隨偵查案卷移送檢察院,檢察審查后,決定起訴,會制作作《起訴書》。后兩者是向律師送達的。

       

           偵查終結報告是公安內部意見文書,不是法庭證據,一般不宜公開。法院法官審理死刑案件時,合議庭合議前,主審法官也必須寫出一份《審理終結報告》,闡述所有審理焦點和判決事實、證據、理由,是制作《判決書》的基礎,這個材料是絕密的,一般放在法院副卷中,不能公開。

       

          偵查終結報告一般并不會寫明領導批示、但是會出現破案經過、偵查內幕、特情使用、偵查過程中的分析和罪名轉移變化的理由和分析、證據取舍,很多內容是具有保密性的。但是這是《刑事偵查卷》的最后匯總材料,必須附卷,因此律師閱卷時是能夠看到并復制的。但是不同于對外送達的法律文書《起訴意見書》。

       

           因此,我們在對青年律師上崗培訓中,都會提醒不能公布公安機關的《偵查終結報告》,《起訴意見書》也只能作為律師掌握的內容,不能復印給家屬,只能告知要點。因為這還是一個沒有決定公訴的材料。而《起訴書》、《判決書》、法庭公開質證過的證據,是完全可以公開的。

       

           事實上,《起訴意見書》基本就是《偵查終結報告》的翻版,由于這是審查起訴時提交給律師的法律文書,內容是不保密的。律師公布要點是允許的,已經能夠達到公開真相的目的,但是也不宜原文圖片上傳。而《起訴書》、《判決書》則是完全公開的法律文書,可以原樣公布。

       

          由于法庭是駕馭庭審的組織,對于法庭材料和證據有取舍權,有宣示是否保密的決定權,在國家法律的一些模糊領域,他是有釋明和通知的權力的。因此小河法庭要求不公布《偵查終結報告》的通知是有權的。律師應當尊重。

       

          對我的上述闡釋,有的律師并不同意,有兩位律師還寫了一篇文章《偵查終結報告不是國家秘密》,理由是小河法院出現的《偵查終結報告》公安機關沒有標明密級,它就不是國家秘密。陳述不得要領,沒有一條是有說服力和法律依據的。可以看出并不了解公安工作,不了解公安機關辦案的規范,只是為了強調而強調。在全國律師的辯護實踐中,也沒有出現過哪位律師敢擅自公布偵查終結報告。

       

          唯一發生過副卷泄密的,目前公開報道過的,只是周澄冤案中的一個身患癌癥晚期的法院院長,在快去世時將法院副卷內幕決議材料,交給了周澄,讓他知道他的案子,是一二審法院的法官一致認為無罪的,五年冤判是一些濫用權力的官員決定的。因為他快要死了,泄密罪也追究不了這位有良知的院長了。

       

       

       

      副卷存在的淵源和法律依據

           我國法院另立副卷的制度,最早始于1957年《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關于律師參加訴訟中兩個具體問題的批復》(2002年廢止):“司法部1956124日所發《關于律師參加訴訟中幾個具體問題的通知》下列兩個具體問題,因與最高人民法院195610月所發《各級人民法院刑、民事案件審判程序總結》中的有關規定不一致,經我們共同研究后,特答復如下:一、關于辯護律師查閱案卷材料問題。《通知》(三)規定,“辯護律師有權查閱全部案卷材料”;但《總結》規定,“評議記錄應當保守秘密,當事人及辯護人不能閱覽”。我們認為,評議記錄可另本裝訂,附卷。其他雖與案件有關而不屬于訴訟過程中的材料(如與他案有關的線索材料等),可另訂副卷。評議記錄和副卷材料都不予律師閱覽。除此以外的全部案卷材料(包括起訴書、答辯書、證據、供詞、勘驗單、鑒定書等),法院應該無保留地讓律師查閱,不得借口保密而不給閱覽。”

       

          其后,最高法院分別于1984年、1991年兩次頒發《人民法院訴訟文書立卷歸檔辦法》對正、副卷分別訂立的做法進行制度層面的規定,并在相關的工作講話、通知、保密紀律中,將“副卷一律不對外公開”作為一項重要的工作原則。

       

       19911224日《人民法院訴訟文書立卷歸檔辦法》([][1991]46)第二十一條規定了副卷的具體內容體例:“各類案件副卷訴訟文書材料的排列順序:(1)卷宗封面;(2)卷內目錄;(3)閱卷筆錄;(4)案件承辦人的審查報告;(5)承辦人與有關部門內部交換意見的材料或筆錄;(6)有關本案的內部請示及批復;(7)合議庭評議案件筆錄;(8)審判庭研究、匯報案件記錄;(9)審判委員會討論記錄;(10)案情綜合報告原、正本;(11)判決書、裁定書原本;(12)審判監督表或發回重審意見書;(13)其他不宜對外公開的材料;(14)備考表;(15)卷底。

       

         從“副卷”的上述內容可以看出,“副卷”的”含金量很高,很多的關鍵決策,真正的判決原因,都在這里面原始記錄著。最為關鍵的,是這里面記錄了權力對司法的直接干預,形勢對司法的影響,人情對司法的侵越,多數服從少數的節點,前后逆轉可能完全相反的原因,當然也記錄著一些正氣的閃光,小人物的抗爭和堅守,真知灼見的闡述,關鍵證據的真相。

       

       

       

                          如何對待副卷的存在和效能的發揮

       

          公檢法辦案副卷問題,是一個客觀存在。不是你要不要的問題,只是一個如何科學對待和利用的問題。以下的一些思考,供大家參考。

       

          一、辦案副卷將長期存在。了解國家司法運作的人都知道,公檢法的辦案副巻是必然存在、非常必要、也取消不了的。司法工作有一塊是必須保密,而無法即時向社會公開的。特別是偵查活動中的一些特殊方式的使用,涉及到一些隱蔽戰線的斗爭,有些還涉及同案犯的到案,偵查證據的及時提取,防止串供妨礙偵查。檢察法院副卷中,都有一些出于國家司法效能和司法公正原因的保密,都是不能否定的。有的還涉及社會的穩定問題。不加了解、研究、分析地一味否定副卷,是不明智也不現實的。司法機關各個環節的辦案副卷,會長期存在。

       

           二、副卷存在有利于保存真實的歷史細節和證據。權大于法,是中國歷史上任何時期都存在的事實。兩非法的權力干預,是害怕被記錄、被歷史審視、被算歷史老賬。因此,所有權力人都不愿意自己的丑事被記錄,尤其被放進檔案。有了辦案副卷,一些有良知的辦案人員沒有辦法抵抗權力干預,為了自己免責,會到所有的違背自己意志心、的干預材料,都原封不動地放進副卷。一旦出現錯案追究,那些恃權枉法的人就會原形畢露。

       

           三、副卷有利于震懾非法的司法干預,還原冤案真相,進行倒查追責。20150226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見》中還明確,今后要將領導說情條子應當存入案卷。配合中央有關部門,推動建立領導干部干預審判執行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的記錄、通報和責任追究制度。按照案件全程留痕要求,明確審判組織的記錄義務和責任,對于領導干部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的批示、函文、記錄等信息,建立依法提取、介質存儲、專庫錄入、入卷存查機制,相關信息均應當存入案件正卷,供當事人及其代理人查詢。

       

           四、要建立副卷解密年限制度。中國的司法公正問題不是因為設立了副卷,而是因為副卷的內容成了永遠不會披露的深淵。應當建立副卷的定期解密制度。按照《檔案法》、《保密法》的規定,在20年、30年、50年后向社會解密,由社會公眾查閱。讓所有的背后交易和陰謀詭計,事過境遷后讓后人進行良心評說,分析當時的錯誤原因,吸取歷史的教訓。

       

          五、在規定律師保密義務的前提下,允許律師查閱副卷。律師是國家司法隊伍的一員,是所有法律力量中站在公權對立面,代表民權監督公權的重要力量。在一些冤假錯案的復查中,只有律師是站在啟動人的一方,代表他們的利益的。見不到副卷,律師就不明白當時冤案釀成的真實原因和路線圖,就無法針對性地調查相反證據,無法進行有效的申訴辯護。因此,應當允許律師查閱副卷。但是,律師也必須履行嚴格的保密義務。在辦案期間不能任意向社會和媒體公開未經司法審判的內容。防止副卷內容完全公開化。

       

           六、壓縮副卷內容范圍,最大限度地將司法要素都進行公開。肯定副卷的必要性,并不等于贊同把法院不想讓人知道的東西都放進副卷。必須堅持,凡是作為定罪證據的材料,必須上法庭質證,即必須放入正卷。所有的刑事訴訟過程中形成的證據,包括非法證據,都必須放入正卷。明確沒有不受司法公開審查的偵查。對于非法干預的材料,必須也放入正卷。最高法院《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見》已經明確規定,“相關信息均應當存入案件正卷,供當事人及其代理人查詢。”這已經同以前的要求不一樣,會有力地制約領導批示、說情、打招呼現象。(2017315日)

       

      (作者系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憲法人權委員會副主任、中國人民大學律師學院教授、一級律師)

       


      大爷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