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udqie"><ol id="udqie"></ol></input>

    1. <var id="udqie"></var>
    2. 陳有西:對深化律師制度改革的一項建議

      2015-09-16 20:29:15閱讀:20490次

       

       

       

       

       

      陳有西:對深化律師制度改革的一項建議

       

         昨天(2015-09-15),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六次會議,審議通過《關于深化律師制度改革的意見》《法官、檢察官單獨職務序列改革試點方案》《法官、檢察官工資制度改革試點方案》等一系列方案。

         會議指出,要圍繞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完善律師執業保障機制,加強律師隊伍建設,建設一支擁護黨的領導、擁護社會主義法治的高素質律師隊伍,充分發揮律師在全面依法治國中的重要作用。要把法律規定的律師執業權利切實落實到位,建立健全配套的工作制度和救濟機制,依法保障律師在辯護、代理中所享有的各項執業權利,確保侵犯律師執業權利的行為能夠得到及時糾正。要加強律師執業管理,明晰律師執業行為邊界,加強律師隊伍思想政治建設。

          中國現在已經有27萬律師,28000余家律師所,全國十分之一律師集中在北京。不但造成了全國律師分布的不平衡,導致了北京律師業的過度競爭和管理壓力,同時也導致了北京產業和人口的壓力,導致北京當地政府限制外地律師進京注冊執業。中國的律師為什么會往北京集中?這同官本位文化和皇城根文化直接相關,也同司法部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的落后,不能適應中國律師業發展相關。

          2011年,我即寫出了《中國律師業規模化發展的若干思考》和《關于要求對《律師事務所名稱管理辦法》第六、八條進行適當修正的建議報告》,上報給司法部參考。律公司也組織過各省調研。最后由于沒有正式列上部務會議討論功虧一簣。借中央再提律師制度改革的東風,司法部在研究出臺新的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現將我的建議重新發表,以便高層考慮。我的方案不用國家出一分錢改一個制度,只要在名稱管理辦法上略作修改,就能夠解決律師業規模化發展、全國平衡發展的重大問題,對中國律師業產生積極影響,也有利于中國律師走出國門向國際化發展。

       

       

                 中國律師業規模化發展的若干思考


                                        陳有西


      2009年12月15日司法部部務會議審議通過了《律師事務所名稱管理辦法》(部第120號令),2010年3月1日施行。安排了一年過渡期,要求律所不要再用“集團”、“聯盟”字樣。當年,我們就向司法行政部門提出了更名申請,由于全國反映較多,司法部重新進行調研,多數集團所的更名陸續到今年才開始進行。

      文件下發前的2009年底,全國已經有十多家律師集團事務所。多數是司法部此前審批核準的,有的是省級司法廳參照審批的。多數律師集團管理都比較規范,社會聲譽良好,服務質量上乘,經營業績優良,社會評價穩定。

      京衡律師集團在浙江京衡律師事務所成立第四年的2007年組建集團,經過了合法審批,已經經過了五年。業績、聲譽、人才、影響力都超常規發展。2010年被英國錢柏斯測評機構評價為中國2萬多家大陸律所中“知名度、影響力”排名第18位。律師集團發展到杭州、上海、寧波、湖州、舟山五家所,16個法律專業部門,律師和助理220多人,業績每年增長70%,北京、大連、廣州、成都等所都在穩妥論證籌建中,集團化初步實現了京衡“見證中國法治進程、打造國際法務集團、護駕華商走向世界”的發展戰略,今年的勢頭更為穩健快速。正在向國內一流大所目標發展。

      司法部的文件對原來的規模化發展方式有所調整,特別是律師所名稱問題,將嚴重影響北京以外各省律師所向全國發展,有利于北京所,結果導致全國律師實力總部移向北京,律師向北京集中,23萬律師中十分之一集中在北京,導致了北京限制外地律師進京。非北京戶籍的律師助理不能在北京領證。

      由于中國的地緣政治觀念,外地所到北京開分所,既不能吸引人才,也無法吸引客戶。只有北京總所到外地開所,才能夠生存。根據2009年的統計,上海律所業績前6強中,除第一名是上海本地所外,其他5家都是北京的分所。而相反,北京市的前50強中,都是北京當地所,沒有一家是外省的分所。這里面,“省名冠前”、“分所”兩項,是直接的影響原因。

      為此,我于2011年向司法部報送了一份研究報告,要求對《律師事務所名稱管理辦法》第六、八條進行適當修正。引起了部里的高度重視。隨后,律師司到各省進行了專題調研,吸收了我的建議,并形成意見下發各省征求意見。但是,由于集團化經營在中國律所中思考的人還很少,沒有形成聲音,這個草案至今仍沒有出臺下發。

      最近,北京有位律師由于不了解這些過程,向浙江省司法廳、北京司法局反映,說我們京衡叫集團違規。他曾經很想加入京衡,由于各種原因我沒有同意,而京衡北京所也沒有成立。他不知道我們一直在申請變更中。其他的律師集團也是今年才變更了名稱,去掉集團兩字,但是采納了我原先的方案建議,省名置后,字號靠前,即“某某律師北京事務所”、“某某律師深圳事務所”,同國際大律師行以字號立所、走向全球相一致。

      中國律師的規模化發展,目前基本上還只是口號,而沒有具體的鼓勵政策出臺。致中國加入WTO協議后,國外境外已經有320多家國際律所進入中國大陸設所,而中國這樣一個大國,出去辦國際所的20家都不到。一些人不是這樣去想問題,不去開拓國際市場,而只會關注內耗,把大家拖在一起,做些“損人不利已”的事。但是你還不能說他不對,因為原因是司法部這樣的規定已經作出,確實應當執行。

      中國的律師業,沒有國家一分撥款,相反要向國家交很重的稅(一般平均占業務毛收入的15-17%),很重的社保費和房租成本。律師業很難搞大搞強,大所管理尤其艱難。青年律師經濟收入很低,生存不易,而國家沒有任何扶持。青年法學人才就業艱難。司法部提供一些軟環境上的支持,只要修改一些條款,就能夠大大促進律師業的發展,國家不用一分投入,為什么就不能做一下呢?

      現將我給司法部的報告發表,供對律師業管理與發展有興趣的律師所合伙人們研究。

       

       

                京衡律師集團事務所




        關于要求對《律師事務所名稱管理辦法》

          第六、八條進行適當修正的建議報告



      尊敬的司法部領導:

          《律師事務所名稱管理辦法》(部第120號令)經2009年12月15日司法部部務會議審議通過,2010年3月1日已經施行。一年過渡期將到,各省正在落實集團所更名事宜。我們擁護部里規范管理律師所,保障公平競爭、有序管理的要求。由于我所在的京衡律師集團面臨更名,業務和管理都將受到很大影響,因此對中國律師規模化、國際化的發展,有些研究思考。有一些建議想提出來供領導研究。期望采納,并及時采取措施。

           我的建議是對現《律師事務所名稱管理辦法》第六條、第八條進行適當修正。除“省名+字號+分所地名+律師事務所”這種模式外,增加按照國際通行的以“字號+地名+律師事務所”的方式。不一定要以省名冠首。

      具體建議是:

      第六條  律師事務所名稱應當由“省(自治區、直轄市)行政區劃地名、字號、律師事務所”三部分內容依次組成。

      修改為:

      第六條

          律師事務所名稱可以用下列兩種方式排列:

          不設分所的,名稱應當由“省(自治區、直轄市)行政區劃地名、字號、律師事務所”三部分內容依次組成。

          設立分所的,應當由“字號、所在城市區劃地名、律師事務所”三部分內容組成。

      第八條 律師事務所分所名稱應當由“總所所在地省(自治區、直轄市)行政區劃地名、總所字號、分所所在地的市(含直轄市、設區的市)或者縣行政區劃地名(地名加括號)、律師事務所”四部分內容依次組成。

      修改為:

      第八條

          律師事務所分所名稱應當由“總所字號+律師+分所所在地的市(含直轄市、設區的市)或者縣行政區劃地名(地名加括號)+律師事務所”三部分內容依次組成。

      以本所為例:

      按現規定只能稱:

          浙江京衡(上海)律師事務所、浙江京衡(北京)律師事務所

      修改后的稱謂:

          京衡律師杭州事務所、京衡律師北京事務所、京衡律師上海事務所

          這樣修改不只是文字游戲,將對中國律師規模化、國際化產生重大影響。試析如次。

      一、中國律師二十年的實踐證明,分所都搞不好,除北京總部辦的外,不是倒了就是逃了,直接同現名稱管理辦法相關。

      比如原稱“青海海西律師事務所北京分所”、“黑龍江松花律師事務所上海分所”,這類名稱,好的律師就不會調到這樣的所執業,好的客戶也不會選擇這樣的所提供法律服務。名稱就形成了嚴重的劣勢。而唯一能夠辦好的,是總部在北京的所。如“北京大成律師青海事務所”,“北京金杜律師事務所珠海分所”,他的業務肯定能夠搞好。人才也能夠調進來。所以中國的各省辦的分所都搞不好,分所制名存實亡,這條制度只是為北京所覆蓋全國而設的,加強了中國律師業的官本位文化,形成了嚴重的不正當競爭。

      二、導致中國律師都朝北京集中,不利于中國律師業均衡發展。

      由于上述原因,中國的大所都向北京集中,總部都爭取設到北京,大律師都集中到北京辦所。中國17萬律師北京就有2萬多,很多西北地區的區縣沒有一個律師。導致北京只好用行政手段限制律師助理和其他律師進京,又嚴重損害市場經濟人才流通的原則。其實,用字號立所,不管總部設在哪里,這個城市的律師的服務,同其總部并沒有直接關系。只是一種投資的關系。比如“青海海西律師事務所北京分所”、如果允許其叫“海西律師北京事務所”,他的總部設在青海,根本不影響他的聲譽和實際執業水準,而好的律師、好客戶都會平等選擇它。

      三、以字號立所符合國際慣例,有利于中國律師國際化發展。

      一些國際著名律師行,如“西蒙斯”、“的近”,“的近倫敦、的近紐約、的近香港、的近悉尼”,都是以字號行世,不會管他的總部是哪個省、哪個國家。中國加入WTO,市場開放和對等,包括法律服務市場對等。現在根據部里的網上公布,國際律師行到中國設分所和辦事處已經有320多家,按對等原則,也應該有320多家中國所出去設機構。而目前中國大陸所真正到境外、國外辦所的不足20家,嚴重不對等。這同我們的律師行政體制管理直接相關。分所名稱管理辦法,嚴重制約了中國律師業的做大做強,不允許搞“集團”和“聯盟”,只有北京的所到各省市去合縱連橫,而沒有形成中國律師業多地競爭發展的局面。年值上億的所,70%集中在北京。長三角、珠三角這樣的發達地區,年值上億的所沒有幾家。中國的涉外律師,都被聘到國外所的駐華辦工作,中國律師不但得不到國外市場份額,連國內的份額也多數被國際律師行瓜分。現在中國的資本輸出、企業輸出勢頭很快,迫切需要中國的律師業也跟出去,但是我們做不到。除了人才因素、法域因素,政策因素是主要的。如果不鼓勵中國律師業在國內做大做強,沒有國內的規模化規范化,就不可能有中國律師的國際化。同時,小所雖然有適應普眾需求的一面,同時被處分被投訴最多的,都是小所。我們的政策導向也應該是規模化規范化國際化。

      四、以字號立所符合現代企業制度,有利于改進中國律師的管理和經營水平

      公司制是現代企業制度的重要發明,是最為科學的經營組織。中國的律師業可以引進現代企業制度。企業可以用同一個字號各地開設子公司,各地都用同一個字號,但我們的名稱管理辦法要求獨立的就必須另起名。企業集團總部可以搬遷,而我們律師業有執照要求、人數要求、戶籍要求,手續很麻煩。企業有用“中國”的、不加地名叫集團的,而律師業不允許。公司是資合的,分公司依托資金可以有總部的聲譽;律師所是人合的,分所律師聲譽自然低人一等。我們不采用公司制管理律師所,主要的原因,是舊觀念,將律師只當作傳統觀念的個體戶,不能按照現代企業制度運作。實際上,中國的律師業最大的如金杜、大成,已經有數千人就業,年凈值十多億,納稅一億多,相當于一個年產值上百億、工人數萬的大企業。如果再不按現代企業制度去設計要求,勢必嚴重影響中國律師業的發展。中國律師沒有國家撥款,也沒有國家免稅優惠,光是從字號上、名稱上作些支持,不要政府扶持一分錢,我認為政府是應該的。

      五、現有名稱變更將嚴重影響我們的經營和人才發展戰略

      中國現在有十多家以“集團”稱呼的律師所。都是原司法行政機關經過審查批準的。現在我們服從部令的要求,都將進行更名。但是,更換成現在部里要求的名,將嚴重影響我們的事業發展和人才的引進。比如現“京衡律師集團上海事務所”,按要求就要改成“浙江京衡(上海)律師事務所”、“浙江京衡(北京)律師事務所”,一些優秀的上海、北京律師,將會不安心調走,或者另辦當地所;一些原有客戶也將流失。如果允許我們稱“京衡律師上海事務所”、“京衡律師北京事務所”,就完全可以本土化,同當地所平等競爭。京衡律師集團成立四年中,平均年增長30%,去年業務增長67%,人才增加60%,勢頭很好。這次如果這樣更名,四個成員所都將嚴重不穩,200人的隊伍可能分散,有可能更名自立,搞垮集團化經營的良好勢頭。

      讓中國律師業以字號行世,給個名稱,不要國家一分投入,就可以幫助中國律師加速規模化,把北京律師分流到全國去發展,讓各省都出現一些實力型大所,進行公平競爭,促進中國律師的專業化國際化,是符合中國目前律師業發展規律的,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步驟。去年部120號令調研時,對這個問題還沒有引起必要的注意。今特專題反映,敬請重視。部里能否研究出臺《律師集團名稱管理辦法》,或者迅速對現六、八條進行修正,幫助我們健康發展。如果能在三月份前以文件形式進行一些修正,對全國一些已經有的律師集團、分所多的大所,都會產生很積極的影響。如果部里覺得有必要,我們也可以到京面秉。不當之處,敬請批評

      此致

      敬禮

                                        京衡律師集團事務所

                                            主任 陳有西

                                                2011年2月18日星期五


      京衡律師集團文件

      京律字(2011)第7號


              關于京衡律師集團各成員所

                    名稱變更的申請

      浙江省司法廳:

      上海市司法局:

         根據司法部[2010]第120號令,及浙江省司法廳浙司辦2011(11號)《關于做好律師事務所分所(集團所)名稱變更工作的通知》,現申請對京衡律師集團各成員所名稱進行變更。

         同時,鑒于京衡目前的良好發展勢頭,并已經在上海辦所,并已經著手創辦北京所的現實,首冠“浙江”不利于京衡向全國發展。為避免京衡各所因更名產生負面效應,要求在去除“集團”字樣后,基本保持原樣,在排序上以字號列前方式。我們認為這不違反司法部《律師事務所名稱管理辦法》(部第120號令)禁用“集團”也不叫“分所”的原則精神。(詳細理由見本所主任給司法部的建議報告)。

      茲申請如下:

      1、京衡律師集團事務所, 更名為 京衡律師杭州事務所

      2、京衡律師集團寧波事務所,更名為 京衡律師寧波事務所

      3、京衡律師集團湖州事務所,更名為 京衡律師湖州事務所

      4、京衡律師集團舟山事務所,更名為 京衡律師舟山事務所

      5、京衡律師集團上海事務所,更名為 京衡律師上海事務所

      如果按部令的排序,應該稱“浙江京衡(上海)律師事務所”,“浙江京衡(北京)律師事務所”,這對京衡向全國發展將非常不利,無法同北京所、上海所進行平等競爭。

      現通過各成員所所在地的市司法局,向浙江省司法廳、上海市司法局申報。請研究同意變更。

      此致

      敬禮

                                京衡律師集團事務所



                                                2011年2月18日星期五


      .



              

       

      大爷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