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udqie"><ol id="udqie"></ol></input>

    1. <var id="udqie"></var>
    2. 陳有西參加中國法學政治學跨學科論壇

      2015-09-05 18:16:03閱讀:5382次

       

       

       

       

      中國法學政治學跨學科理論創新

      研討會成功召開

      天則經濟研究所 2015-06-03


      2015年5月30至31日,“中國法學政治學跨學科理論創新研討會”在徐水成功舉行。本次會議由天則經濟研究所、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大午企業文化研究會共同主辦。


      2014年天則所與多家學術研究機構合作,舉辦了“中國經濟學跨學科理論創新研討會”,推動了中國經濟學理論研究的發展,在經濟學界引起較大反響。2014年年底,中共18屆4中全會做出“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以法治國,遵守憲法,尊重人權,保護產權,建立健全憲法實施監督制度、完善確保獨立行使司法權制度等改革目標,并認為依法治國是一場廣泛而深刻的革命。當前,中國的社會轉型已經到了攻堅階段,大有不進則退之勢,而法律和治道變革已成為重中之重。鑒此,天則所牽頭組織了此次會議。

       

      臨近仲夏,暑氣開始逼人。江平、郭道暉、茅于軾、許章潤、韋森、陳有西、王建勛、許紀霖、吳思、張曙光、盛洪等約30位著名學者,以及學屆、律師界共60余人不避炎熱,積極與會。主辦方代表茅于軾、范柏乃、孫大午分別致辭。張曙光做了會議總結。

       

      兩天的會議緊張而熱烈,共17個單元,每天討論約9個小時。17個人做了大會主題發言,評論總共超過80人次。與會人員以中國當前政治和社會轉型為背景,從各個方面討論這個問題,當然主要集中在法學和政治學領域。各抒已見,爭論熱烈,有批評,也有反批評。對一些重要問題的認識確實有所提高,有所前進,有所創新。有些問題尚存在分歧,但是對分歧所在和進一步前進的方向,也比較清楚了。歸納起來,集中討論了以下五個方面的問題。

       

      討論的一個主要問題是,關于憲政和法治的問題。

       


      江平老師討論了社會自治和中國轉型問題,提出了社會自治的四個重要方面:行政脫鉤、章程自主、民主選舉、專家治理,認為社會自治是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和促進社會轉型的突破口。

       


      郭道暉老師討論了法治中國在世界法治中的角色,說明法治國家和法治中國的不同,指出了法治中國是要走世界文明的大道。

       


      許章潤教授以公民模式為中心,討論了現代國家建構的六大矛盾和關系,提出了如何通過妥協和折中解決好這些問題,從而促進現代國家的最終建成。

       


      王建勛教授討論了中國的憲政之路,指出了中央集權和聯邦主義的區別,認為只有在聯邦主義下才能實現真正的社會自治和公民自由。

       


      陳有西律師討論了憲政共識和階段目標,特別提出了在遵守現行憲法的條件下,建立違憲審查制度是實現憲政共識的一個重要的階段性目標。

       

      第二個問題是從歷史經驗中探尋憲政和法治的問題。

       


      許紀霖教授以民國初年立憲建國歷史提出一個分析框架,說明當時各個勢力圍繞國家權力和國家權威這兩個身份和象征的爭奪,使得中國當時的選擇是,從先搞英國式的虛君共和,又走美國式憲政民主之路,最后走到了強人政治。

       


      吳思教授提出三個觀點,一個是把Right譯成“權利”不如譯成“權分”更符合中國傳統。第二是中國社會性質到底是什么社會,是威權社會還是后威權社會?他認為現在處在前威權社會。第三是中國自秦以來到底怎么去概括,吳思概括成官家主義。

       


      董彥斌博士討論了1911年和1912年民國立憲的問題。

       

      第三個問題是關于對新儒家以及政治儒學的討論。

       


      唐文明教授評論了當前政治儒學討論的背景和問題,提出了儒學的價值不在于政治領域而在于社會教化領域。

       


      曾亦以龔自珍的《春秋決事比答問》為例,討論了法律儒家化的問題,其關鍵就是對現實問題做出解釋,認為比較而言,儒家也許更周全,對社會了解更深刻,所以成為傳統社會的意識形態。

       

      第四個方面是案例分析。

       


      孫大午先生介紹了大午集團實行私企立憲制12年的歷史和做法,其中確有很多憲政思想精粹,也說明了自治道路是可以走得通的,且在一定意義上走出了一條新的企業經營道路。

       

      第五個方面是其他問題。

       


      盛洪討論了民主和烏合之眾,說明了民眾革命走向獨裁或憲政秩序的原因。

       


      李煒光討論了財政社會學的源流與我國財政學的發展,從中可以看出,財政學實際上就是財政社會學,財政社會學的發展對于解決我國轉型的問題有著很重要的意義。

       





      會議主辦方特別對與會的87歲的郭道暉老師、85歲的江平老師,86歲的茅于軾老師、76歲的張曙光老師等幾位德高望重的老者表示感謝,祝福老師們頤養天年,其躬行踐履的法治精神必將薪火相傳。

       

       

       

      陳有西主任應邀參加

      中國法學政治學跨學科理論創新會

      ??



              2015年5月30-31日,中國法學、政治學跨學科理論創新研討會在河北召開。來自全國各地的知名法學家、經濟學家、政治學家、歷史學家等50余人參加本次研討會。與會專家圍繞近年來法學、政治學、國際關系理論等領域出現的理論創新以及其發展的方向和路徑,發表獨立看法、相互討論、積極建言獻策。



      本所主任陳有西應邀參加本次研討會,作了題為《憲政的共識與階段目標》的演講。陳主任從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對當前中國法治影響這一背景入手,提出十八屆四中全會從七個方面對依法治國作了布置,即完善立法、依憲治國、行政法治、司法公正、社會觀念、法治隊伍和黨的領導。之后,陳主任從決議公布后的各種思想剖析論證實施憲政的必然性,指出雖然現階段對憲政的提法仍有爭議,對憲法憲政的發展有擔憂與否定,但憲法是合意的產物、是歷史觀念的積淀、是現實國情的體現。最后,陳主任從依法治國的階段目標和長遠目標出發,對實施憲政給予極大的期望。在具體舉措上,陳主任認為確立目標可以容忍暫時不完備的框架設計,先確立目標、再完善內容,限制個人權力、服從共同制度,通過司法實踐展示權、法矛盾,最終推進治理結構完善。

      本次演講得到了江平、郭道暉先生、李煒光、韋森教授的精彩點評和與會人員的一致好評,為我國法政思想和憲政理念增添濃墨重彩的一筆!

       

       

       

      陳有西:一個可開掘研究的議題

      • 陳有西

      1. 2015-08-22    

       

      接著李莊的話說幾句。建勛提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話題,也可能只能在我們這樣小范圍的探討會上能夠談這個敏感的話題。談的東西確實很有必要,但是我想談一點個人的看法,同時也給建勛教授提個問題。

       

      我很同意他剛才講的聯邦制對一個國家,刺激地方的精神,促進經濟的活力,保護個性的自由,甚至民主政治,絕對是有好處的,他這個分析應該是完全對的。

       

      但是,也有一些值得探討的歷史上、或者地緣政治上的因素需要考慮。一個就是中國歷史層面的,剛才李莊講的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問題。聯邦制會不會導致軍閥割據,地方尾大不掉,中央完全渙散,南北分治,甚至東西分裂,這個地緣政治因素是需要考慮的。

       

      接下來就是我提的問題,第一,你對國家軍隊問題怎么看?國防統一的問題。還有國家司法統一問題,現在我們是一個憲法統率之下的單一制國家,完全是司法統一的國家。如果聯邦制的話,下面的整個司法如何協調?地方有沒有立法權?有沒有像香港一樣,臺灣一樣,給他一個終審權力?香港現在很多問題已經出現了,就是一個司法終審權問題,現在占中,中央想控制他,但是他司法權有一個終裁權力。新聞輿論自由,通過司法權,就被他保護住了,你沒有辦法取締他的刊物和出版物。這就是司法權在捍衛著其他的權利。他占中自由,警察權也被控制了,要是按照大陸的話,馬上清場了,現在他們的警察權也完全受制于他的司法。立法會也強有力地制約著行政。所以,一個國家的司法終審權是非常關鍵的。你搞聯邦制的話,我們還搞不搞各州的終審權?一個是軍隊的問題,一個是司法的問題,是必須考慮的。

       

      還有就是民族問題。搞聯邦制的話,可能會產生新疆的問題,西藏的問題,說進一點,將來東西部,如果可以搞成強大的自治,像沿海富裕地區,他很希望自己有相當大的地方自治權,我就自己干,別的地方窮,中央財政不能怎么樣。有一年我在省委工作時,國務院沒有錢向浙江借兩個億,到下半年說這個錢作為上交中央財政了,不還了,省長也沒有辦法,爸爸向兒子要錢有什么話說呢?拿走就拿走了。當然兩個億是小錢,如果是200億,聯邦制的話怎么拿?東西部差距怎么均衡?二元制的差別怎么體現?所以國體政體的研究無疑還是非常遙遠的事情,都是很復雜的問題。但是現在公開場合不讓討論,我覺得可以再好好開掘研究。

       

      [ 陳有西 著名律師,京衡律師集團董事長、主任、一級律師,兼職法學教授。本文為作者2015年5月30-31日在「中國法學政治學跨學科理論創新研討會」的評議演講實錄(天則經濟研究所、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大午企業文化研究會聯合主辦),未經本人修訂,標題為編者所加,轉載和引用請注明 ]

       

       

      2015-8-17

      中評網首發


       

      陳有西:私企立憲還需戒“所有制歧視”

      • 陳有西

      1. 2015-08-27    

       

      謝謝李教授。

       

      第二次來大午集團,兩次都聽到了大午兄對自己的“私企立憲”的介紹,每次感受都不一樣。確實,他解決了唐明皇都沒有解決的問題,封建皇帝要殺兒子、殺孫子,包括武則天,治國都解決不了繼承權問題和權力交替問題,解決不了最后發生重大危機。大午兄有“治國之才”,包括他寫的文章,他是有家國情懷的。他管不了天下,但是他可以把家管好。現在能夠有這樣的一種對私企管理的有效方法,得有意思。中國的家族企業管理和傳承,我很多地方演講過,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浙江有很多民營企業家,十多年前排名,民營百強里面,57家在浙江,家族企業都面臨著二代、三代的一些傳承的問題。所以這是中國改革開放35年以后,開始產生了一批中產階層,實力民企,面臨的一個大的問題。大午集團的管理模式,他二三十年下來,探索出了自己的一些東西,所以這是我的一點感受,就是大午集團有了一個非常好的探索。

       

      第二,他的介紹,回答了我們憲政討論當中涉及的一個大問題,就是中國人素質是不是很低的問題。我們有很多理論,說中國不能搞政治體制改革,不能搞民主選舉,理由就是中國老百姓素質太低。我們探索基層民主制度,農村改革,農村的基層選舉,出現了大量的賄賂選舉和暴力選舉。確實全國很多地方發生了這樣的一些問題。選一個村長花掉上百萬,甚至殺人,家族與家族之間開始發生惡戰,為了搶這個村長當。當上以后沒半年,往往出事抓進去了,他要把他競選花掉的錢貪污回來。所以沒有新聞推介,沒有輿論競選,沒有公開選舉的一些基本基礎條件,就會產生大量變種。這就給那些反對民主憲政的人,拿到了實例口實。大午集團的探索,證明了中國人不笨,臺灣人能選,香港人能選,我們大陸照樣能搞好。他在小小的一個試驗田里面,這個細胞,一滴水里能夠照出太陽,他做出了一個成功的探索。甚至兒子與兒子也競選,資產所有者和資產的管理者完全分離,進企業兩年的員工,就可以競選部門總經理,他解決了一個中國國民素質低,不能搞直接選舉、民主憲政的謊言。

       

      第三個感受,是三中全會提出的混合所有制的問題,和民企的經濟地位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一個混合所有制,也就是所有制的明晰化問題。上一個單元我們討論了英國的自由大憲章,實際上我在很多地方演講,還講到了民法里的法國《拿破侖法典》。就是市場經濟的法治原則,就是主體獨立,權利平等,法律至上,誠實信用。這些在《拿破侖法典》200多年前基本解決的問題,我們到今天還沒有解決。我們的憲法原則,是公有財產神圣不可侵犯。英國、美國的法治原則,私有財產神圣不可侵犯。我們是毛主席說的,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擁護。非此即彼,旗幟鮮明。所以到2004年才給了私營企業平等地位,我們才在憲法中提出平等保護各種所有制。到十八屆三中全會,才正式提出混合所有制的問題。三中全會“市場經濟決定性作用”的地位確立以后,你要搞市場經濟,必須明確各個參與者的主體地位。

       

      企業經濟性質不明,現實案例很多。我們浙江有一個橫店集團,他的老板叫徐文榮,原是搞鄉鎮企業的,現在搞了一個有名的電影拍攝基地,大量的抗戰劇,清宮戲就是在橫店拍的。20多年前,我就去考察過,當時他就提出一個疑問,說這個集團是誰?不知道,說公家的,是我們自己搞出來的,說是鄉里的,他沒有投入過,說是我的?我沒有一分股權可以拿回來的,但是你說是全鎮老百姓的?我也不能白送給他們。所以產權不明晰,是一筆糊涂賬。這個所有制搞不清楚。現在提出混合所有制,可以解決他們的問題,他做出幾十億、幾百億,可以明確股權主體,最后都體現為社會財富。

       

      我最近在四川成都辯護一個案子,涉及建工集團企業內部承包制。這個案子最早是因為中紀委查辦李春城的事牽扯出來的。說企業行賄,查行賄資金來源,把一個沒有直接行賄的項目承包人抓了。懷疑他幫助套取現金行賄,最后否定了。但是把他的項目內部承包十多年,拿到2.1億多承包獎勵,紀委就要定他貪污罪。這個數字很嚇人,是個大案, 2.1個億貪污不是可以判死刑無期了。最后在檢察起訴審查階段,我們辯護律師反復研究,提出了一個《律師意見書》,提出了紀委的定性思路是錯誤的。內部全獎全賠的承包責任制,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進行過反復的爭論,二十多年前,法律性質就已經解決了,是承包人的合法收入。我們提供了大量的事實證據和法律依據。最后檢察院采納了我們的意見,貪污這個就不起訴了。但搞了一個405萬的受賄罪起訴,現在在辯護,受賄罪也是無罪的。根本不能成立。他是個人承包,主體不成立。所謂受賄的錢,就是他自己的承包紅利轉移分配所得。性質根本定不了受賄。

       

      第二個是大連幾個房地產企業主,因為當時審查薄熙來的問題牽涉,也弄出來1.5億貪污案。我們無罪辯護三年了,到現在都判不下來。明明是建筑公司改制的時候,大連的審計局、財政局、國資委、檢察院、計委、監察局成立了領導小組會商,經過評估,認定這個企業凈資產為6000萬,改制給私營股東。當時國企負責人認為政府甩包袱叫他承擔職工負擔,不要。政府做工作叫他接手。他沒有錢,就找了個民營企業家出錢購買股權,自己借了他300萬,占有一點小股份。企業后來搞活了,帶出的存量土地也增值了。十多年以后,大連審查薄熙來的事,涉及到這個公司,紀委說這個土地改制以后增值1.5億,你們共同貪污了1.5億。把這個企業幾個高管和財務人員全抓了。改制重新評價,重新來過。300萬借款當作權力強制中的受賄。經過我們的辯護,舉出了借款的入賬證據,每年的支付利息的證據,檢察院否定了這個行賄受賄,沒有起訴,但是1.5億的貪污起訴了。私企老板退出1億多沒事放了,改制之前這個國企老板一直關了三年,法院定不了。因為這個改制完全是政府主導下進行的,是政府一定要甩包袱,個人沒有任何違規和隱瞞、操縱、謀私。土地和工程強制時全部明確寫明在報告和方案里的。紀委監察都是作為改制領導小組成員參加討論決定的。但事后算賬的人根本無視這一歷史和現實,用十多年后的地價來認定當年改制國有資產流失了。現在這樣的辦案糊涂蟲不少,出了很多荒唐的案件。

       

      所以現在不要以為孫大午這個案例,好象跟我們今天討論的憲政的主題,很游離。所有制歧視、思想觀念落后,完全可以成為導致冤假錯案的直接原因。我這個點評完全可以解剖這個麻雀,解剖這個細胞。企業的生態和命運,和我們政治和法律完全相關。中國不解決中產階級富豪的生態問題,不解決家族企業傳承問題,不解決我們企業所有制問題,以及私有財產權保護問題,我們的國家是永遠留不住富人的。有恒產者有恒心,我們國家才能真正走向共同富裕道路,現在誰有錢誰跑到美國加拿大。一個是貪官跑掉,一個是民營企業家跑掉。現在我身邊的一些朋友,只要是百億、十億的企業家,都有好幾本護照,多個國家的居留權。好多人我見他,要到香港、澳大利亞去,他們不敢回國。特別是山西一些煤老板,根本沒有安全感。當然其中有些人是真正有問題,但是有些就完全是法律、政策多變之下的恐慌,亂執法亂抓人導致的恐慌。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犯罪。沒有安全感。不保護私有財產的國家,這個國家的人不會有恒心的。不會投人十年、二十年才能回收效益的產業,象醫藥、臨床實驗、配方,科技研發,專利的創造、周期長效益慢的大家都不搞,大家都去搞上市、炒股票、搞PE、搞基金,炒房地產,炒煤礦,都是短平快的資本生意,掠奪性牟利。破壞生態,破壞基礎,沒有人長線投入。所以不解決所有制問題,和經濟建設的指導思想問題,不穩定我們的法律政策,平等保護各種所有制經濟,我們國家的經濟是搞不好的。

       

      [ 陳有西 著名律師,京衡律師集團董事長、主任、一級律師,兼職法學教授。本文為作者2015年5月30-31日在「中國法學政治學跨學科理論創新研討會」的評議演講實錄(天則經濟研究所、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大午企業文化研究會聯合主辦),未經本人修訂,標題為編者所加,轉載或引用請注明 ]

       

       

      2015-8-23

      中評網首發

       

       

      大爷操